【切换区域】 【返回全国】 【区域站长】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图片博览 > 社会纪实 > “湿地医生”把脉“长江之肾”

“湿地医生”把脉“长江之肾”

发布时间:2018/12/20浏览次数:3238
 

中科院洞庭湖湿地生态系统观测研究站的科研人员张娉杨(左)在洞庭湖湿地的综合观测场打桩设置实验样方边界,用于对照不同条件下植被生长情况(10月24日摄)。

在广袤的洞庭湖区深处,有一群默默无闻的科研工作者。他们扎根洞庭湿地近十年,为保持洞庭湖区的生态平衡和生物多样性“把脉诊疗”,被誉为“湿地医生”。

洞庭湖被称为“长江之肾”,也是候鸟、麋鹿、江豚等野生动物的重要栖息地。由于污染形态复杂多样、长江流域江湖关系发生改变等原因,洞庭湖生态环境曾一度恶化,野生动植物的生存受到威胁。

为了给洞庭湿地生态系统的修复提供科研技术支持,从2009年开始,中国科学院在洞庭湖区建立了洞庭湖湿地生态系统观测研究站,全方位为洞庭湖“把脉诊疗”。研究站还在湿地搭建起生境修复工程示范区域,为当地开展洞庭湖生态治理提供理论指导的同时,更搭建了具有推广价值的修复技术模式。

随着近年来湖南省“洞庭湖水环境综合整治五大专项行动”实施和“洞庭湖生态环境专项整治三年行动计划”推进,洞庭湿地生态环境得以逐渐改善。生态系统的修复换来了野生物种的回归,在2018年1月份进行的环洞庭湖越冬水鸟同步调查中,调查人员监测到越冬水鸟226352只,同比2017年增加了23%。

新华社记者 张笑宇 摄

中科院洞庭湖湿地生态系统观测研究站的张思琪将装有植物样本的塑料袋做上标记,这些样本用以定量监测候鸟食物条件(10月24日摄)。

在广袤的洞庭湖区深处,有一群默默无闻的科研工作者。他们扎根洞庭湿地近十年,为保持洞庭湖区的生态平衡和生物多样性“把脉诊疗”,被誉为“湿地医生”。

洞庭湖被称为“长江之肾”,也是候鸟、麋鹿、江豚等野生动物的重要栖息地。由于污染形态复杂多样、长江流域江湖关系发生改变等原因,洞庭湖生态环境曾一度恶化,野生动植物的生存受到威胁。

为了给洞庭湿地生态系统的修复提供科研技术支持,从2009年开始,中国科学院在洞庭湖区建立了洞庭湖湿地生态系统观测研究站,全方位为洞庭湖“把脉诊疗”。研究站还在湿地搭建起生境修复工程示范区域,为当地开展洞庭湖生态治理提供理论指导的同时,更搭建了具有推广价值的修复技术模式。

随着近年来湖南省“洞庭湖水环境综合整治五大专项行动”实施和“洞庭湖生态环境专项整治三年行动计划”推进,洞庭湿地生态环境得以逐渐改善。生态系统的修复换来了野生物种的回归,在2018年1月份进行的环洞庭湖越冬水鸟同步调查中,调查人员监测到越冬水鸟226352只,同比2017年增加了23%。

新华社记者 张笑宇 摄

中科院洞庭湖湿地生态系统观测研究站的科研人员张思琪(左)、张娉杨(中)和邹业爱在洞庭湖湿地综合观测场里跋涉(10月25日摄)。

在广袤的洞庭湖区深处,有一群默默无闻的科研工作者。他们扎根洞庭湿地近十年,为保持洞庭湖区的生态平衡和生物多样性“把脉诊疗”,被誉为“湿地医生”。

洞庭湖被称为“长江之肾”,也是候鸟、麋鹿、江豚等野生动物的重要栖息地。由于污染形态复杂多样、长江流域江湖关系发生改变等原因,洞庭湖生态环境曾一度恶化,野生动植物的生存受到威胁。

为了给洞庭湿地生态系统的修复提供科研技术支持,从2009年开始,中国科学院在洞庭湖区建立了洞庭湖湿地生态系统观测研究站,全方位为洞庭湖“把脉诊疗”。研究站还在湿地搭建起生境修复工程示范区域,为当地开展洞庭湖生态治理提供理论指导的同时,更搭建了具有推广价值的修复技术模式。

随着近年来湖南省“洞庭湖水环境综合整治五大专项行动”实施和“洞庭湖生态环境专项整治三年行动计划”推进,洞庭湿地生态环境得以逐渐改善。生态系统的修复换来了野生物种的回归,在2018年1月份进行的环洞庭湖越冬水鸟同步调查中,调查人员监测到越冬水鸟226352只,同比2017年增加了23%。

新华社记者 张笑宇 摄

中科院洞庭湖湿地生态系统观测研究站的科研人员邹业爱(中)和同事正在通过洞庭湖湿地一处生境修复工程实验区的水域(10月25日摄)。

在广袤的洞庭湖区深处,有一群默默无闻的科研工作者。他们扎根洞庭湿地近十年,为保持洞庭湖区的生态平衡和生物多样性“把脉诊疗”,被誉为“湿地医生”。

洞庭湖被称为“长江之肾”,也是候鸟、麋鹿、江豚等野生动物的重要栖息地。由于污染形态复杂多样、长江流域江湖关系发生改变等原因,洞庭湖生态环境曾一度恶化,野生动植物的生存受到威胁。

为了给洞庭湿地生态系统的修复提供科研技术支持,从2009年开始,中国科学院在洞庭湖区建立了洞庭湖湿地生态系统观测研究站,全方位为洞庭湖“把脉诊疗”。研究站还在湿地搭建起生境修复工程示范区域,为当地开展洞庭湖生态治理提供理论指导的同时,更搭建了具有推广价值的修复技术模式。

随着近年来湖南省“洞庭湖水环境综合整治五大专项行动”实施和“洞庭湖生态环境专项整治三年行动计划”推进,洞庭湿地生态环境得以逐渐改善。生态系统的修复换来了野生物种的回归,在2018年1月份进行的环洞庭湖越冬水鸟同步调查中,调查人员监测到越冬水鸟226352只,同比2017年增加了23%。

新华社记者 张笑宇 摄

这是7月10日拍摄的位于洞庭湖畔的中科院洞庭湖湿地生态系统观测研究站(无人机拍摄)。

在广袤的洞庭湖区深处,有一群默默无闻的科研工作者。他们扎根洞庭湿地近十年,为保持洞庭湖区的生态平衡和生物多样性“把脉诊疗”,被誉为“湿地医生”。

洞庭湖被称为“长江之肾”,也是候鸟、麋鹿、江豚等野生动物的重要栖息地。由于污染形态复杂多样、长江流域江湖关系发生改变等原因,洞庭湖生态环境曾一度恶化,野生动植物的生存受到威胁。

为了给洞庭湿地生态系统的修复提供科研技术支持,从2009年开始,中国科学院在洞庭湖区建立了洞庭湖湿地生态系统观测研究站,全方位为洞庭湖“把脉诊疗”。研究站还在湿地搭建起生境修复工程示范区域,为当地开展洞庭湖生态治理提供理论指导的同时,更搭建了具有推广价值的修复技术模式。

随着近年来湖南省“洞庭湖水环境综合整治五大专项行动”实施和“洞庭湖生态环境专项整治三年行动计划”推进,洞庭湿地生态环境得以逐渐改善。生态系统的修复换来了野生物种的回归,在2018年1月份进行的环洞庭湖越冬水鸟同步调查中,调查人员监测到越冬水鸟226352只,同比2017年增加了23%。

新华社记者 薛宇舸 摄

中科院洞庭湖湿地生态系统观测研究站的科研人员李旭在洞庭湖湿地的观测点进行水质检测(8月24日摄)。

在广袤的洞庭湖区深处,有一群默默无闻的科研工作者。他们扎根洞庭湿地近十年,为保持洞庭湖区的生态平衡和生物多样性“把脉诊疗”,被誉为“湿地医生”。

洞庭湖被称为“长江之肾”,也是候鸟、麋鹿、江豚等野生动物的重要栖息地。由于污染形态复杂多样、长江流域江湖关系发生改变等原因,洞庭湖生态环境曾一度恶化,野生动植物的生存受到威胁。

为了给洞庭湿地生态系统的修复提供科研技术支持,从2009年开始,中国科学院在洞庭湖区建立了洞庭湖湿地生态系统观测研究站,全方位为洞庭湖“把脉诊疗”。研究站还在湿地搭建起生境修复工程示范区域,为当地开展洞庭湖生态治理提供理论指导的同时,更搭建了具有推广价值的修复技术模式。

随着近年来湖南省“洞庭湖水环境综合整治五大专项行动”实施和“洞庭湖生态环境专项整治三年行动计划”推进,洞庭湿地生态环境得以逐渐改善。生态系统的修复换来了野生物种的回归,在2018年1月份进行的环洞庭湖越冬水鸟同步调查中,调查人员监测到越冬水鸟226352只,同比2017年增加了23%。

新华社记者 薛宇舸 摄

中科院洞庭湖湿地生态系统观测研究站的科研人员李旭从洞庭湖中取回实验样本(8月25日摄)。

在广袤的洞庭湖区深处,有一群默默无闻的科研工作者。他们扎根洞庭湿地近十年,为保持洞庭湖区的生态平衡和生物多样性“把脉诊疗”,被誉为“湿地医生”。

洞庭湖被称为“长江之肾”,也是候鸟、麋鹿、江豚等野生动物的重要栖息地。由于污染形态复杂多样、长江流域江湖关系发生改变等原因,洞庭湖生态环境曾一度恶化,野生动植物的生存受到威胁。

为了给洞庭湿地生态系统的修复提供科研技术支持,从2009年开始,中国科学院在洞庭湖区建立了洞庭湖湿地生态系统观测研究站,全方位为洞庭湖“把脉诊疗”。研究站还在湿地搭建起生境修复工程示范区域,为当地开展洞庭湖生态治理提供理论指导的同时,更搭建了具有推广价值的修复技术模式。

随着近年来湖南省“洞庭湖水环境综合整治五大专项行动”实施和“洞庭湖生态环境专项整治三年行动计划”推进,洞庭湿地生态环境得以逐渐改善。生态系统的修复换来了野生物种的回归,在2018年1月份进行的环洞庭湖越冬水鸟同步调查中,调查人员监测到越冬水鸟226352只,同比2017年增加了23%。

新华社记者 薛宇舸 摄

中科院洞庭湖湿地生态系统观测研究站的科研人员李旭在实验室观察从洞庭湖中取回的苔草样本(8月25日摄)。

在广袤的洞庭湖区深处,有一群默默无闻的科研工作者。他们扎根洞庭湿地近十年,为保持洞庭湖区的生态平衡和生物多样性“把脉诊疗”,被誉为“湿地医生”。

洞庭湖被称为“长江之肾”,也是候鸟、麋鹿、江豚等野生动物的重要栖息地。由于污染形态复杂多样、长江流域江湖关系发生改变等原因,洞庭湖生态环境曾一度恶化,野生动植物的生存受到威胁。

为了给洞庭湿地生态系统的修复提供科研技术支持,从2009年开始,中国科学院在洞庭湖区建立了洞庭湖湿地生态系统观测研究站,全方位为洞庭湖“把脉诊疗”。研究站还在湿地搭建起生境修复工程示范区域,为当地开展洞庭湖生态治理提供理论指导的同时,更搭建了具有推广价值的修复技术模式。

随着近年来湖南省“洞庭湖水环境综合整治五大专项行动”实施和“洞庭湖生态环境专项整治三年行动计划”推进,洞庭湿地生态环境得以逐渐改善。生态系统的修复换来了野生物种的回归,在2018年1月份进行的环洞庭湖越冬水鸟同步调查中,调查人员监测到越冬水鸟226352只,同比2017年增加了23%。

新华社记者 薛宇舸 摄

中科院洞庭湖湿地生态系统观测研究站的科研人员耿明明(左)在洞庭湖的一处观测点对湖水进行取样,准备带回实验室进行进一步检测(8月25日摄)。

在广袤的洞庭湖区深处,有一群默默无闻的科研工作者。他们扎根洞庭湿地近十年,为保持洞庭湖区的生态平衡和生物多样性“把脉诊疗”,被誉为“湿地医生”。

洞庭湖被称为“长江之肾”,也是候鸟、麋鹿、江豚等野生动物的重要栖息地。由于污染形态复杂多样、长江流域江湖关系发生改变等原因,洞庭湖生态环境曾一度恶化,野生动植物的生存受到威胁。

为了给洞庭湿地生态系统的修复提供科研技术支持,从2009年开始,中国科学院在洞庭湖区建立了洞庭湖湿地生态系统观测研究站,全方位为洞庭湖“把脉诊疗”。研究站还在湿地搭建起生境修复工程示范区域,为当地开展洞庭湖生态治理提供理论指导的同时,更搭建了具有推广价值的修复技术模式。

随着近年来湖南省“洞庭湖水环境综合整治五大专项行动”实施和“洞庭湖生态环境专项整治三年行动计划”推进,洞庭湿地生态环境得以逐渐改善。生态系统的修复换来了野生物种的回归,在2018年1月份进行的环洞庭湖越冬水鸟同步调查中,调查人员监测到越冬水鸟226352只,同比2017年增加了23%。

新华社记者 薛宇舸 摄

中科院洞庭湖湿地生态系统观测研究站的科研人员张思琪在进入洞庭湖湿地野外综合观测场前,在脚上套上塑料袋以防雨靴灌水和虫子进入(10月24日摄)。

在广袤的洞庭湖区深处,有一群默默无闻的科研工作者。他们扎根洞庭湿地近十年,为保持洞庭湖区的生态平衡和生物多样性“把脉诊疗”,被誉为“湿地医生”。

洞庭湖被称为“长江之肾”,也是候鸟、麋鹿、江豚等野生动物的重要栖息地。由于污染形态复杂多样、长江流域江湖关系发生改变等原因,洞庭湖生态环境曾一度恶化,野生动植物的生存受到威胁。

为了给洞庭湿地生态系统的修复提供科研技术支持,从2009年开始,中国科学院在洞庭湖区建立了洞庭湖湿地生态系统观测研究站,全方位为洞庭湖“把脉诊疗”。研究站还在湿地搭建起生境修复工程示范区域,为当地开展洞庭湖生态治理提供理论指导的同时,更搭建了具有推广价值的修复技术模式。

随着近年来湖南省“洞庭湖水环境综合整治五大专项行动”实施和“洞庭湖生态环境专项整治三年行动计划”推进,洞庭湿地生态环境得以逐渐改善。生态系统的修复换来了野生物种的回归,在2018年1月份进行的环洞庭湖越冬水鸟同步调查中,调查人员监测到越冬水鸟226352只,同比2017年增加了23%。

新华社记者 陈泽国 摄

中科院洞庭湖湿地生态系统观测研究站的科研人员邹业爱团队将车停在洞庭湖湿地野外综合观测场边,整理实验用具准备步行进入野外综合观测场(10月24日摄)。

在广袤的洞庭湖区深处,有一群默默无闻的科研工作者。他们扎根洞庭湿地近十年,为保持洞庭湖区的生态平衡和生物多样性“把脉诊疗”,被誉为“湿地医生”。

洞庭湖被称为“长江之肾”,也是候鸟、麋鹿、江豚等野生动物的重要栖息地。由于污染形态复杂多样、长江流域江湖关系发生改变等原因,洞庭湖生态环境曾一度恶化,野生动植物的生存受到威胁。

为了给洞庭湿地生态系统的修复提供科研技术支持,从2009年开始,中国科学院在洞庭湖区建立了洞庭湖湿地生态系统观测研究站,全方位为洞庭湖“把脉诊疗”。研究站还在湿地搭建起生境修复工程示范区域,为当地开展洞庭湖生态治理提供理论指导的同时,更搭建了具有推广价值的修复技术模式。

随着近年来湖南省“洞庭湖水环境综合整治五大专项行动”实施和“洞庭湖生态环境专项整治三年行动计划”推进,洞庭湿地生态环境得以逐渐改善。生态系统的修复换来了野生物种的回归,在2018年1月份进行的环洞庭湖越冬水鸟同步调查中,调查人员监测到越冬水鸟226352只,同比2017年增加了23%。

新华社记者 陈泽国 摄

中科院洞庭湖湿地生态系统观测研究站的科研人员张思琪(左)和邹业爱在洞庭湖湿地野外综合观测场安装红外监测相机(10月24日摄)。

在广袤的洞庭湖区深处,有一群默默无闻的科研工作者。他们扎根洞庭湿地近十年,为保持洞庭湖区的生态平衡和生物多样性“把脉诊疗”,被誉为“湿地医生”。

洞庭湖被称为“长江之肾”,也是候鸟、麋鹿、江豚等野生动物的重要栖息地。由于污染形态复杂多样、长江流域江湖关系发生改变等原因,洞庭湖生态环境曾一度恶化,野生动植物的生存受到威胁。

为了给洞庭湿地生态系统的修复提供科研技术支持,从2009年开始,中国科学院在洞庭湖区建立了洞庭湖湿地生态系统观测研究站,全方位为洞庭湖“把脉诊疗”。研究站还在湿地搭建起生境修复工程示范区域,为当地开展洞庭湖生态治理提供理论指导的同时,更搭建了具有推广价值的修复技术模式。

随着近年来湖南省“洞庭湖水环境综合整治五大专项行动”实施和“洞庭湖生态环境专项整治三年行动计划”推进,洞庭湿地生态环境得以逐渐改善。生态系统的修复换来了野生物种的回归,在2018年1月份进行的环洞庭湖越冬水鸟同步调查中,调查人员监测到越冬水鸟226352只,同比2017年增加了23%。

新华社记者 陈泽国 摄

中科院洞庭湖湿地生态系统观测研究站的科研人员张思琪(左)和张娉杨在观测站的实验室内清理采集的植物样本的杂物(10月24日摄)。

在广袤的洞庭湖区深处,有一群默默无闻的科研工作者。他们扎根洞庭湿地近十年,为保持洞庭湖区的生态平衡和生物多样性“把脉诊疗”,被誉为“湿地医生”。

洞庭湖被称为“长江之肾”,也是候鸟、麋鹿、江豚等野生动物的重要栖息地。由于污染形态复杂多样、长江流域江湖关系发生改变等原因,洞庭湖生态环境曾一度恶化,野生动植物的生存受到威胁。

为了给洞庭湿地生态系统的修复提供科研技术支持,从2009年开始,中国科学院在洞庭湖区建立了洞庭湖湿地生态系统观测研究站,全方位为洞庭湖“把脉诊疗”。研究站还在湿地搭建起生境修复工程示范区域,为当地开展洞庭湖生态治理提供理论指导的同时,更搭建了具有推广价值的修复技术模式。

随着近年来湖南省“洞庭湖水环境综合整治五大专项行动”实施和“洞庭湖生态环境专项整治三年行动计划”推进,洞庭湿地生态环境得以逐渐改善。生态系统的修复换来了野生物种的回归,在2018年1月份进行的环洞庭湖越冬水鸟同步调查中,调查人员监测到越冬水鸟226352只,同比2017年增加了23%。

新华社记者 陈泽国 摄

中科院洞庭湖湿地生态系统观测研究站的科研人员张思琪(左)和张娉杨在洞庭湖湿地生境修复工程实验区采集植物样本(10月25日摄)。

在广袤的洞庭湖区深处,有一群默默无闻的科研工作者。他们扎根洞庭湿地近十年,为保持洞庭湖区的生态平衡和生物多样性“把脉诊疗”,被誉为“湿地医生”。

洞庭湖被称为“长江之肾”,也是候鸟、麋鹿、江豚等野生动物的重要栖息地。由于污染形态复杂多样、长江流域江湖关系发生改变等原因,洞庭湖生态环境曾一度恶化,野生动植物的生存受到威胁。

为了给洞庭湿地生态系统的修复提供科研技术支持,从2009年开始,中国科学院在洞庭湖区建立了洞庭湖湿地生态系统观测研究站,全方位为洞庭湖“把脉诊疗”。研究站还在湿地搭建起生境修复工程示范区域,为当地开展洞庭湖生态治理提供理论指导的同时,更搭建了具有推广价值的修复技术模式。

随着近年来湖南省“洞庭湖水环境综合整治五大专项行动”实施和“洞庭湖生态环境专项整治三年行动计划”推进,洞庭湿地生态环境得以逐渐改善。生态系统的修复换来了野生物种的回归,在2018年1月份进行的环洞庭湖越冬水鸟同步调查中,调查人员监测到越冬水鸟226352只,同比2017年增加了23%。

新华社记者 陈泽国 摄

一群小天鹅在洞庭湖的一处湿地生境修复工程实验区内飞翔(2月26日摄)。

在广袤的洞庭湖区深处,有一群默默无闻的科研工作者。他们扎根洞庭湿地近十年,为保持洞庭湖区的生态平衡和生物多样性“把脉诊疗”,被誉为“湿地医生”。

洞庭湖被称为“长江之肾”,也是候鸟、麋鹿、江豚等野生动物的重要栖息地。由于污染形态复杂多样、长江流域江湖关系发生改变等原因,洞庭湖生态环境曾一度恶化,野生动植物的生存受到威胁。

为了给洞庭湿地生态系统的修复提供科研技术支持,从2009年开始,中国科学院在洞庭湖区建立了洞庭湖湿地生态系统观测研究站,全方位为洞庭湖“把脉诊疗”。研究站还在湿地搭建起生境修复工程示范区域,为当地开展洞庭湖生态治理提供理论指导的同时,更搭建了具有推广价值的修复技术模式。

随着近年来湖南省“洞庭湖水环境综合整治五大专项行动”实施和“洞庭湖生态环境专项整治三年行动计划”推进,洞庭湿地生态环境得以逐渐改善。生态系统的修复换来了野生物种的回归,在2018年1月份进行的环洞庭湖越冬水鸟同步调查中,调查人员监测到越冬水鸟226352只,同比2017年增加了23%。

新华社记者 李尕 摄

一群小天鹅和豆雁在洞庭湖的一处湿地生境修复工程实验区内飞翔(2月26日摄)。

在广袤的洞庭湖区深处,有一群默默无闻的科研工作者。他们扎根洞庭湿地近十年,为保持洞庭湖区的生态平衡和生物多样性“把脉诊疗”,被誉为“湿地医生”。

洞庭湖被称为“长江之肾”,也是候鸟、麋鹿、江豚等野生动物的重要栖息地。由于污染形态复杂多样、长江流域江湖关系发生改变等原因,洞庭湖生态环境曾一度恶化,野生动植物的生存受到威胁。

为了给洞庭湿地生态系统的修复提供科研技术支持,从2009年开始,中国科学院在洞庭湖区建立了洞庭湖湿地生态系统观测研究站,全方位为洞庭湖“把脉诊疗”。研究站还在湿地搭建起生境修复工程示范区域,为当地开展洞庭湖生态治理提供理论指导的同时,更搭建了具有推广价值的修复技术模式。

随着近年来湖南省“洞庭湖水环境综合整治五大专项行动”实施和“洞庭湖生态环境专项整治三年行动计划”推进,洞庭湿地生态环境得以逐渐改善。生态系统的修复换来了野生物种的回归,在2018年1月份进行的环洞庭湖越冬水鸟同步调查中,调查人员监测到越冬水鸟226352只,同比2017年增加了23%。

新华社记者 李尕 摄

一群反嘴鹬在洞庭湖湿地飞翔(2月26日摄)。

在广袤的洞庭湖区深处,有一群默默无闻的科研工作者。他们扎根洞庭湿地近十年,为保持洞庭湖区的生态平衡和生物多样性“把脉诊疗”,被誉为“湿地医生”。

洞庭湖被称为“长江之肾”,也是候鸟、麋鹿、江豚等野生动物的重要栖息地。由于污染形态复杂多样、长江流域江湖关系发生改变等原因,洞庭湖生态环境曾一度恶化,野生动植物的生存受到威胁。

为了给洞庭湿地生态系统的修复提供科研技术支持,从2009年开始,中国科学院在洞庭湖区建立了洞庭湖湿地生态系统观测研究站,全方位为洞庭湖“把脉诊疗”。研究站还在湿地搭建起生境修复工程示范区域,为当地开展洞庭湖生态治理提供理论指导的同时,更搭建了具有推广价值的修复技术模式。

随着近年来湖南省“洞庭湖水环境综合整治五大专项行动”实施和“洞庭湖生态环境专项整治三年行动计划”推进,洞庭湿地生态环境得以逐渐改善。生态系统的修复换来了野生物种的回归,在2018年1月份进行的环洞庭湖越冬水鸟同步调查中,调查人员监测到越冬水鸟226352只,同比2017年增加了23%。

新华社记者 李尕 摄




高兴

感人

无聊

搞笑

震惊

愤怒

无奈

害怕

    评论声明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关闭

站长推荐 上一条 /1 下一条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