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区域】 【返回全国】 【区域站长】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  华夏网 >   华夏历史 > 历史热点 >63岁的毛泽东执意要"游长江":保卫部门立刻调来20名运动员

63岁的毛泽东执意要"游长江":保卫部门立刻调来20名运动员

发布时间: 2019-5-4 21:50    查看:2144


“才饮长沙水,又食武昌鱼。万里长江横渡,极目楚天舒……”酷爱游泳的毛泽东一生横渡长江40多次,这首诗则是毛泽东第一次畅游长江后写下的著名诗篇。


1956年,社会主义改造提前完成,社会主义基本经济制度基本建成,第一个五年计划顺利推进,所以,毛泽东这年的心情特别好。正是在这一年,毛泽东在广州视察期间,提出了一定要在年内畅游珠江、湘江和长江的宏愿。



5月3日,毛泽东等人乘飞机抵达广州。5月29日上午,毛泽东在杨尚昆、罗瑞卿、陶铸等人陪同下视察广州造纸厂。


当天下午,天气燥热异常,毛泽东在小岛上散步,不时用扇子扇着风,并望着前方流经的珠江念念有词。


突然,毛泽东回过头对卫士长李银桥说:“银桥,我们走吧,到长江边上去,我们去游长江。”


“游长江?”这是一个惊人的念头,李银桥感到非常吃惊。


但是,毛泽东从来是说了就要干的。事不宜迟,李银桥马上把毛泽东的这一想法,报告了随毛泽东在广州考察的公安部长罗瑞卿和中办副主任汪东兴,以及湖北省委第一书记王任重。


海比江大,但江比海险,而且长江又有许多暗流漩涡。罗瑞卿、王任重、汪东兴三位领导坚决反对毛泽东游长江。罗瑞卿说:“主席,我不是不同意你游泳,但长江太险,水流复杂,我负不起责任。党和人民把保护您的任务交给我,我作为公安部长要对党中央和全国人民负责!”


毛泽东有些生气了,烦躁地大声说:“你们无非就是怕我死在那个地方么!”



▲新中国首任公安部长罗瑞卿


罗瑞卿见毛泽东真的发火了,连忙退了出来。因为罗瑞卿知道,毛泽东一旦定了下来的事情,是很难改变的,何况游泳又是毛泽东的最爱。


过后,毛泽东大概觉得自己的态度确实有些过分了,所以,为了给罗瑞卿一个台阶下,他又要李银桥找来罗瑞卿,说:“我说罗长子,你就不能想想办法?你们怕长江水险,水流急,难道就不能先派人去探探水?也许有些地方可以游呢!”


罗瑞卿以为事情有了转机,他立即要人去搞一份长江不能游泳的“调查报告”。


不久,从武汉传来一份报告,提出了长江不能游泳的四点理由:


一是江水很脏,并含有多种病菌;


二是江中有鳄鱼、江猪、水蛇等伤人的水生物;


三是江水不仅流急,而且漩涡多;


四是江中有沉船、礁石和暗沙窝。


最后结论是:不宜首长入江游泳。


看了武汉方面发来的报告,罗瑞卿等人以为有了说服毛泽东的理由。谁知毛泽东看了以后,仍然坚持要游长江。



罗瑞卿只得又派副卫士长孙勇到武汉一趟,一是下水试试,看能不能游,二是要求武汉方面做好准备。


其实,武汉方面在3月份接到罗瑞卿关于主席可能要游长江的指示后,王任重、张平化等人,一方面反对毛泽东下江游泳,一方面已经在做准备了。所以,孙勇到武汉看了看,听了湖北省委和武汉市委的汇报后,当天就赶回广州,向毛泽东汇报了情况,说游长江有危险,但可以游。


毛泽东一听笑了,说:“罗长子,谁说不能游,孙勇的报告不是可以游吗?好啦,也不为难大家,明天我们到长沙,先游一下湘江,热热身,31日到武汉游长江,这样总可以了吧。”


30日,毛泽东一行乘飞机到达长沙,并游了湘江。


31日早晨,毛泽东一行又匆匆忙忙飞到武汉。到了武汉后,毛泽东与王任重和武汉市委书记张平化见面后的第一句话是:“我要游水!”


张平化还想劝说,毛泽东先说了:“平化同志,你不要再劝了,还是先安排我游水吧。”


王任重知道,毛泽东游长江是阻拦不住了。于是,就采用了第二套预案。王任重对毛泽东说:“主席,您入江游泳,我们不再阻拦,但您总得让我们做一些必要的准备吧!您不总是说不打无准备之仗,我马上安排游泳事宜,您先到东湖宾馆休息一下,再和我们省市的同志见见面,我们可都是您的老部下,好多人还是您井冈山时期的兵呢!吃了中饭后,就去游水。”


毛泽东再也不好反对什么。王任重一边陪毛泽东到东湖宾馆先住下来,一边用电话通知时任公安厅副厅长的谢滋群做好一切准备,确保万无一失。


谢滋群也是毛泽东的老部下,1932年就进入红一方面军保卫局,当时是罗瑞卿任保卫局长。谢滋群已在刑侦、保卫岗位上干了24年。虽然时间紧,任务重,但他还是很快做出了安排:


第一,从体委调来20名运动员陪毛泽东下水游泳;


第二,增派两名警卫协助工作;


第三,找来了10条小划子跟随游泳队伍保护。


准备停当后,谢滋群立即向王任重和张平化做了汇报。准备让毛泽东从武昌造船厂入江。



下午2时许,李银桥照顾毛泽东穿好游泳衣裤后,自己也换上了游泳衣裤。


毛泽东入江时,杨尚昆、汪东兴、叶子龙、王任重、李尔重等人已在江中,毛泽东由孙勇引领,下到了江中。


毛泽东一边游一边对李银桥说:“长江大海能吓得了人吗?我看不能,只能吓倒胆小鬼!”


说完就扎了个猛子,然后把头露出水面,以侧泳式左右交替着一直游向前方。


当时江面上正刮着六级大风,风急浪高,水深流急,波浪滔滔还时有漩涡,毛泽东却泰然自若,轻浮水面。他轻松自然的潇洒游姿,真的比在院子里散步还自由自在。有时击水破浪,勇往直前;有时水面稍稍平稳,他缓缓仰泳,面对蓝天,极目远望,悠然自得。毛泽东是游泳高手,游水如履平地,仰泳时更有独到之处,可以平仰水面,全身不动,远望天际,信水飘流。


在长江武昌段两岸上行走的人,突然看到有这么多人在长江里游泳,而且当时还刮着六级大风,又是在中流急浪中顺流而下,也不知游向何方,都以惊奇的目光望着江中这少有的状况。而奋力搏击在江中的毛泽东,此时游兴更大,只见他如蛟龙戏水,时而击浪前进,时而立于水中,直到游近建筑长江大桥的工区,因为施工阻路,毛泽东才上船返回东湖住地。


毛泽东一气游了两小时零四分钟,上船后气不喘息,面不改色,和大家谈笑自若,一如往时。毛泽东笑着对大家说:“胆量小的人,常在风浪里锻炼,胆子也会大起来的。”



更衣后毛泽东便坐在了船头的藤圈椅子上,面对着静静耸立的龟、蛇二山和远处点点帆影,以及脚下咆哮着的汹涌奔腾的不尽长江,他眺望着远山近水,放飞着思绪,想得很多很远。


游泳上岸后的毛泽东显得精神焕发,情趣自得。回到住地,晚饭时厨师还特意给他烧了一条鲜美的武昌鱼。那天,毛泽东觉也睡得特别香甜,一觉醒来,兴犹未尽,腹稿已成,立即要李银桥拿来纸笔,挥毫写下了《水调歌头·游泳》一词,来抒发他遨游长江的舒畅情怀:


才饮长沙水,又食武昌鱼。


万里长江横渡,极目楚天舒。


不管风吹浪打,胜似闲庭信步,


今日得宽余。


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夫!


风樯动,龟蛇静,起宏图。


一桥飞架南北,天堑变通途。


更立西江石壁,截断巫山云雨,


高峡出平湖。


神女应无恙,当惊世界殊。 中华文史



高兴

感人

无聊

搞笑

震惊

愤怒

无奈

害怕

    评论声明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关闭

站长推荐 上一条 /1 下一条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