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区域】 【返回全国】 【区域站长】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  华夏网 >   华夏历史 > 煮酒论史 >邓小平历视察时出意外 坦克炮管忽然向他扫来(图)

邓小平历视察时出意外 坦克炮管忽然向他扫来(图)

发布时间: 2019-5-13 18:30    查看:1225


我们这些在首长身边工作的同志都知道小平同志对人很少有溢美之辞,这也是小平同志的一个特点——心里有数,但不轻易表达。


1984年8月22日下午,小平同志过八十岁生日那天,小平在房间写毛笔字,过了一会儿,听到邓楠到房间外面叫我,过去一看,邓楠手里拿着一幅字,她笑着对我说:“给,这是老爷子写给你的。”


我接过字一看,是“兢兢业业”四个大字,下面署名是“邓小平”。我愣了几秒钟,激动得一时没说话。接过字后,我对邓楠说:“这是首长对我的鼓励、希望和要求,今后工作我要更加努力啊。”邓楠笑着说:“这就对了!”邓小平经常写毛笔字,有时我还在旁边看着,不少题词,都是我在他身边亲眼看着他写的。多年来,我从没有奢望首长能为自己写一幅。所以,当意外接到这幅字的时候我激动万分,其中很大因素是没有想到。跟随首长几十年,老人全家都没把自己当作外人,即使不写这字,我也深知首长对自己工作的关爱,何况自己做的都是应该应份的事。首长能想得如此细致,为一个警卫员题字,让我心里热乎乎的。尽管这是梦寐以求的事,内心无比高兴,但是又让我不敢受用这“兢兢业业”四个大字。瞬间,我感觉自己和首长的心贴得更近了。我再次深深地体会到:每天跟老首长在一起就像跟自己的老父亲在一起一样,话虽不多,却是那么平和。



1965年,邓小平卫士张宝忠陪同邓小平及李井泉在重庆视察。


说实话,在首长生日那天,我本想也要送给首长一幅“寿比南山”的字。字是自己早已经写好的,而且反复写了好几幅,最后挑了一幅顺眼的。但是,那天我始终没有勇气拿出来送给首长,总是觉得自己不过是一个警卫秘书,有些自卑,而且自己的字也写得不理想。于是,我就把这幅字作为对首长的祝福收藏起来,直至今日。


我视若珍宝般地把首长送给我的那幅“兢兢业业”收藏在家中,没有挂在家中的墙上,也轻易不会与别人去说。我愈看愈觉得这字的分量很重。它包含了首长的宽容与厚爱,包含了卓琳同志多年指导,包含了王瑞林主任的长期帮助,还包含了同志们的积极支持。所以,这幅字实际上是首长对我的希望和要求。首长逝世后,每当想念首长的时候,我就会打开那幅字,抚摸着、浏览着,暗暗和首长对话,内心时似波涛澎湃,时似小溪潺流,那种独一无二的思念之情,世人无法与我分享。



1979年,邓小平访问美国,图为中方警卫人员在白宫合影,右三为张宝忠。


多年来,每每提到这件事,我都有一种极大的满足和兴奋感,总是溢于言表。我始终把它看作是首长对自己的鼓励与鞭策。这四个字对我的触动极大,它时时督促着我。一想到这几个字,我的工作劲头就更大了,对自己的工作也提出了更高的要求,遇到什么难题我都会想办法解决。


我的这种感受是不由自主的,这种感受总是激励着自己。愈到首长进入老年,这种感受愈强烈,不管是什么工作,我都想做得尽善尽美。我曾经认真地想过:自己对工作的热爱,一个是源于自己出身贫苦,解放后能有这样一份工作,是组织上对自己莫大的信任,也是自己的福气。所以自己从来都珍惜这个岗位,没有理由不做好工作;二是小平同志的人格魅力给了自己无限的精神动力。小平这人太好了!能为他老人家服务一辈子,这是我一生的福气。所以,为老人家做什么我都不觉得劳累和辛苦。


千钧一发化险为夷


曾经有人说“张宝忠太幸运了,做了几十年的警卫工作都没出什么大事。”没出什么大事这是事实,但是险情的确发生过几次,这也是事实。真正幸运的是,几次危险出现后最终都没有酿成大祸。有几件事,让我一生都不会忘记。



图为1984年,张宝忠陪同邓小平视察厦门。


第一件事是找到了火灾隐患


1962年秋,小平同志的家在中南海。10月的一天晚上,我从外面随首长回来已是凌晨1点多了。按照惯例,等首长睡下后,我再四下巡视一下就准备休息了。不经意间,我似乎闻到一股什么东西被烧焦的味道,我又吸了吸气闻着,味也不是很大,似乎时有时无。于是,我把各个房间的周围都仔细排查着,仍然找不到究竟是从哪里出来的烧焦的味道。愈是找不到原因,我心里愈不踏实。我在值班室里待了十来分钟后,又走出来在各处寻找火源,仍然没有找到。过了一会儿,烧焦的味道大了些,但就是确定不了位置。


我索性坐在首长的会客室里再等等。深夜的中南海十分寂静,我想到了首长说的“和尚多了没水吃”那句话,如果是两个人交接班的话,就有可能使这个火灾苗头漏网!一时间,我感到自己的责任重大:家人们都在睡觉,火灾一旦发生,将直接威胁首长及家人的安全,后果不堪设想。我下决心不找出火源誓不罢休。我继续找着、看着,直到凌晨两点多,终于发现了火患的源头。在餐厅的天花板上,有一小块被火薰得发黄的地方,眼看着面积正在慢慢扩大。于是我把门窗都关好,找了一把捅火用的火钩子,又找了六瓶灭火用的泡沫,等到发黄的地方有了一个大盘子大小时,用钩子一捅,只听“哗”一声,一堆带着火星的树叶子掉下来,我把六瓶灭火泡沫一股作气全喷了上去,火很快灭了。仔细一查,原来是电线短路造成的。



图为1984年,张宝忠陪同邓小平视察厦门。


中南海里不少都是老房子,在顶棚内放一些树叶是为了冬天保温和夏天隔热。电线短路引燃了树叶,所以,味道不浓,火势不大。不过这火要是真漫延起来,问题可就大了。


这时候,卓琳同志出来准备上卫生间,看到餐厅的灯亮着,就走过来,一看这情景,她吓了一跳,忙问我是怎么回事。


我说:“是电线短路,现在都处理完没事了,您休息去吧。”


卓琳看我已经开始收拾打扫,觉得确实没事就回去了。卓琳走后,我便给警卫处打电话,汇报了情况。并让他们通知行政处,早上六点以前派人来换顶棚的三合板。


电话挂断十几分钟后,警卫处值班员康海群给我打来电话,批评我说:“这么大的事也不通知警卫处来处理,太危险了,如果出了大事,威胁到首长安全,你能负得了这责任吗?”



图为1984年,张宝忠(左二)陪同邓小平在厦门考察。


经他这么一说,我感到后怕了。早上,卓琳同志报告了首长,并对我说:“当时你应当叫几个人来。你一个人处理太危险了。首长说了,‘没发生事就好’”。


早上一上班,警卫局孙勇同志来到家中看了情况。对我既批评又表扬,说:“以后遇到事情要首先报告警卫处,再进行处理,太危险了。但是你的责任心是应该肯定的。”


我之所以一门心思地救火,就是想着不能威胁到首长的安全。


从这件事上,我也看到了自己处理问题的欠缺。今后,遇到问题要冷静,考虑问题要全面。发现灾情之后首先报告警卫处。后来,康海群和孙勇常提起这件事,还写出了事件记录。



图为1981年,邓小平观看华北大演习。


第二件事是化解坦克表演的危险


1965年11月,小平同志到四川视察三线工作。随行的有李富春、簿一波、吕正操、赵尔陆等人。


11月13日,小平同志一行来到重庆,视察二九六厂和二五六厂,并观看坦克表演。参加表演的人,是抗美援朝战争中优秀的坦克手。正式表演之前,参观的人都站在白线以外,安全线内是坦克炮筒活动的区域。


坦克手来得有些晚了,从动作上看比较慌忙,他很快就坐到坦克的座位上发动马达。马达声刚响,几乎是在与马达声音响起的同时,坦克猛然间向前窜了一大截,坦克前的炮筒一下子突出到安全线以外。人们还来不及反应,炮筒对面的观众就被碰倒。随着坦克炮筒的快速横向移动,瞬时间,周围的观众迅速向后面猛跑着。千钧一发之际我立即将首长一把抱起就往前冲,几乎是同时,我的第一只脚刚落地,准备迈第二步的时候,坦克炮筒“噌”的一下,擦着我那条即将迈出去的裤角一扫而过。人们一片惊呼。



图为1981年华北大演习阅兵式上,邓小平讲话。


首长安然无恙。一场灾难就这样在瞬间之内避免了。


在场的人唏嘘不已,领导们立即围拢过来,无不为之而后怕。


事后,我也照样后怕。假如首长的安全出现问题,那将是自己最大的失职。我庆幸自己,庆幸自己对待每一次任务都不抱侥幸心理,庆幸自己无时无刻不牢牢记住卓琳同志的嘱咐,保证了首长的安全。


时任四川省委书记李井泉看到邓小平没有受伤,就问:“首长还要看什么?”


小平首长说:“不看了!”接着就回潘家坪宾馆了。


高兴

感人

无聊

搞笑

震惊

愤怒

无奈

害怕

    评论声明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关闭

站长推荐 上一条 /1 下一条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