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区域】 【返回全国】 【区域站长】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  华夏网 >   华夏军事 > 中国军情 >我军少将:中俄不妨将两军推升为“特殊友军”

我军少将:中俄不妨将两军推升为“特殊友军”

发布时间: 2019-6-3 22:49    查看:5646

军事关系映照中俄建交70年


王海运


军事关系是国家关系中最具战略性、带动性的领域,其对建交70年的中俄关系影响尤其突出。笔者大半辈子研究中俄军事关系,将近10年作为我国武装力量驻苏联和俄罗斯的代表,直接参与中俄军事关系运筹、军事合作推动。建交70年,两国军事关系经历了从20世纪50年代结盟,到六七十年代对抗,再到80年代后关系正常化、合作持续深化的曲折过程。


1991年12月苏联解体,中国第一时间承认俄罗斯为苏联的继承国。此后近30年里,军事关系成为两国战略协作不断提升的重要促动因素。这个时期,中俄军事关系发展主要集中在以下领域:


一是军事技术领域。早在苏联解体前的1990年,出于缓解经济困难的考虑,苏联政府已表示有意与中国开展军事技术合作。笔者当时担任我国驻苏联使馆陆海空军副武官,主管两国间军事技术合作推进工作,与当时的苏联军工主管部门多有接触,曾陪同我国军事工业代表团考察苏联十几个军工城,重点了解苏联军事技术的发展状况。


两国大规模军事技术合作大体是从1993年开始的。为改变我军武器装备的落后状况,我国决定大批量引进俄罗斯新一代军事技术装备。那些年,我军委、总部首长频繁访俄,军事技术合作一直是双方会谈的重头戏。需要指出,当时中国遭受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大国军事技术封锁,俄罗斯几乎成了我军先进武器装备的唯一来源。


二是边境地区军事安全领域。在两国边界问题谈判取得积极进展的基础上,中俄两军立即开始“相互裁减边境地区军事力量的谈判”,本人有幸参与其中。作为谈判的早期收获,1996年,以中国为一方,以俄罗斯、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塔吉克斯坦为另一方的“五国两方”,在上海达成《关于在边境地区加强军事领域信任的协定》。1997年,“上海五国”在莫斯科举行第二次元首会晤,签署《关于在边境地区相互裁减军事力量的协定》。自此,中国同俄罗斯及中亚三国漫长的共同边界,由军事对抗前沿变成睦邻友好合作的纽带。正是在五国元首会晤基础上,形成“上海五国”合作机制,从而为2001年上海合作组织的建立夯下关键性基石。


三是军事教育领域。20世纪90年代中后期,中俄两军达成在军事教育领域加强合作的协议,我军开始向俄数十所军事学院规模性派遣军事留学生。本世纪初,我军同时在俄军院校接受培训的军事人员最多时达200余人,这还不包括为接收军事装备而大批赴俄培训的飞行员、舰员及其他军事技术人员。这些优秀中青年军官经过俄罗斯军事院校培训,在我军现代化建设中发挥了重要作用。


四是联合军事演习领域。中俄联合军演始于2005年。在此之前俄方曾多次表达开展联合军演的意愿,我作为国家驻俄军事力量总代表也曾多次向国内建议接受俄方建议。2005年夏从海参崴至黄海和胶东半岛的中俄大规模联合军演,本人现场观摩,激动不已。


此后,两军联合军演逐步机制化,演习地域也从两国的“家门口”逐步扩展至日本海、南海、波罗的海、地中海,从西伯利亚大草原扩展至我国内蒙古训练基地,演训领域则由陆空、陆海空扩展至信息、反导、网络等新兴、敏感领域,从战术战役层面提升至战略层面。联合军演对两军相互了解、相互借鉴,对我军实战能力的提高、战略威慑力的增强,均起到重大积极作用。


五是军事理论研究领域。20世纪80年代,我军实现由“大陆军作战理论”向“空地一体机械化作战理论”质的提升,其中大量借鉴了苏军理论。笔者当时主抓苏军军事理论研究,在引进苏军“大纵深立体作战理论”方面做了一些推动工作。后来,我军军事理论发展为“高新技术条件下的信息化作战理论”,尽管借鉴美军较多,但俄军仍是重要参考对象,大批赴俄军事留学生在其中起到重要作用。


笔者一向主张,我军现代化建设、军事改革以及高技术条件下军事理论构建,应在大力弘扬我军光荣传统的基础上重点借鉴俄军,而非过多模仿美军。这是由以下因素决定的:


首先是物质基础。我军现代化武器装备、包括自主研发装备与俄军基本是同一体系。武器装备是军事行动的物质基础,很大程度上决定了战役战术。


其次是地缘条件。我国同俄罗斯基本上都属于大陆型国家,两国军队也基本都属于以陆地为地缘依托的大陆型军队。这与海洋型、扩张型国家美国的军队有着极大不同。


第三是作战性质。我军与俄军均处于战略防御地位,军事行动均具有防御性质,尽管在战役战术上可能采取某些攻势。这与美军主要是海外进攻、远距离打击,也有极大不同。


第四是军事理论基础。如上所述,我军军事理论体系曾广泛借鉴苏军和俄军。另外两军军事战略思维,如避免两线作战、积极防御、注重发挥指战员主观能动性等,也广泛相通。


第五是国际军事安全领域。如维护国际核不扩散体制、反对动辄武力相向、应对美日在中俄共同周边生乱生战、推动朝鲜半岛无核化,以及在反恐、维护网络安全、制止太空军事化、推动世界各国摒弃冷战思维、构建新型安全观和共同安全机制等问题,中俄两军进行了广泛战略协作。上合组织军事安全领域的合作,特别是在打击“三股势力”问题上联手合作,亦与中俄军事关系持续深化密不可分。


综上,军事关系在中俄关系中一直占据重要地位。为此,双方不妨更进一步,将两军推升为“特殊友军”:在军事战略上相互扩大透明度,确保战略互信;在军事部署上“背靠背”,构成掎角之势;在军事理论创新、军事改革上,相互借鉴、相互促进;在军事技术上,联手研发、加速突破。(作者是中俄战略协作高端智库常务理事,中国前驻俄罗斯国防武官、少将)本文来源:环球时报-环球网 。


高兴

感人

无聊

搞笑

震惊

愤怒

无奈

害怕

    评论声明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关闭

站长推荐 上一条 /1 下一条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