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区域】 【返回全国】 【区域站长】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  华夏网 >   华夏城镇 > 城市热点 >一线年均工资晒单:北京领跑广深进“10万元俱乐部“

一线年均工资晒单:北京领跑广深进“10万元俱乐部“

发布时间: 2019-7-5 08:34    查看:9181

一线城市之中哪个工资最高?哪个增长最快?


7月4日,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从广州市统计网站获悉,2018年广州市城镇单位就业人员年平均工资情况已正式公布。至此,北上广深四座一线城市2018年年均工资数据全部出炉。


按国家统计局的统一要求,各地分为“城镇非私营单位”和“城镇私营单位”两种口径发布年均工资数据。


就此对比来看,北京年均工资水平在四城中居首,2018年城镇非私营单位达145766元、城镇私营单位达76908元。


不过,增速上,广州非私营单位年均工资增长12.70%,排名第一;私营单位工资则是上海以9.60%的增速排名第一。


同时,2018年广州、深圳两市非私营单位平均工资都以较高增速冲进“10万元俱乐部”,真正与京沪构成一个梯队。


北京领跑一线城市


按国家统计局统一要求,各地分为“城镇非私营单位”和“城镇私营单位”两种口径发布年均工资数据。前者,包括国有单位、城镇集体单位、联营经济、股份制经济、外商投资经济、港澳台投资经济等单位;后者,包括私营有限责任公司、私营股份有限公司、私营合伙企业和私营独资企业。


具体来看,2018年广州市城镇非私营单位就业人员年平均工资为109879元,其中在岗职工年平均工资为111839元;城镇私营单位就业人员年平均工资为66719元。


从非私营单位看,广州年均工资在一线城市中排名最后,北京为145766元、上海为140270元、深圳为110304元。


但从私营单位来看,广州的表现尚可,排名第二,仅次于北京的76908元,超过深圳的63635元和上海的57056元。


可以看到,无论是非私营单位还是私营单位,北京年均工资水平在四个一线城市中均为第一,尤其与广深拉开距离。



值得注意的是,四城中仅北京进一步公布了分行业的平均工资数据。据北京统计局还披露,该市2018年非私营单位平均工资最高的三个行业分别是金融业266921元,信息传输、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205834元,卫生和社会工作187390元,分别为全市平均水平的1.83倍、1.41倍和1.29倍。


私营单位中,北京年均工资最高的三个行业为金融业178822元,信息传输、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130984元,房地产业90586元,分别达全市平均的2.33倍、1.70倍和1.18倍。


上述情况与全国稍有差异,2018年全国城镇非私营单位、私营单位平均工资最高的三个行业均为信息传输、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金融业,科学研究和技术服务业。


也就是说,从北京来看,卫生和社会工作、房地产业的就业人员年平均工资收入水平相对较高,并且表现突出。


金融业、it业则长期是高收入行业,中国(深圳)综合开发研究院金融与现代产业研究所所长刘国宏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分析,二者作为技术、知识、资本密集型产业,高工资立足于行业自身高要求、高门槛和高效益。


广州非私营单位工资增长最快


不过,四城在年均工资增速表现上却是另一番格局。


从城镇非私营单位来看,2018年,广州市城镇非私营单位就业人员年平均工资同比名义增长12.7%,其中在岗职工年平均工资同比名义增长13.4%,实际增长10.7%。


深圳也不低,2018年城镇非私营单位就业人员年平均工资同比增长11.3%,其中在岗职工年平均工资同比增长11.5%。


二者在一线城市中分别排名第一、第二位,排名第三的是北京,2018年城镇非私营单位就业人员年平均工资同比名义增长10.70%,第四为上海,仅增长8.10%。


这也直接推动广州、深圳2018年城镇非私营单位就业人员年均工资双双首次冲入“10万元俱乐部”,缩小与京沪的差距。


即便纵向对比自身,广州、深圳两市非私营单位平均工资的增速也非常突出。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梳理两市近5年数据发现,广州增速达到近年5年高值,2014-2017年依次为6.60%、8.80%、10.80%和10.60%,呈现明显加速态势。



2018年深圳非私营单位年均工资增速亦达到近3年高值,作为对比,2017年为10.80%、2016年为10.10%。


从城镇私营单位来看,2018年年均工资增速最快的城市是上海,达9.60%,随后是广州的8.90%、北京的8.70%、深圳则以7.30%排名最后。值得注意的是,这其中仅上海的私营单位年均工资增速超过了其自身非私营单位年均工资增速。


另外,与非私营单位年均工资增速不断加快的趋势不同,近年广州和北京私营单位年均工资增速逐步走低。2015-2018年,广州增速依次为13.60%、11.90%、10.90%和8.90%;北京也从2016的12.30%降至2018年的8.70%。


对此,分析人士表示,这一分化现象或受多重复杂因素影响所致,但从应对来看,未来政策或可考虑对私营单位给予适当侧重,支撑其劳动力支出能力,稳定就业局势。本文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高兴

感人

无聊

搞笑

震惊

愤怒

无奈

害怕

    评论声明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关闭

站长推荐 上一条 /1 下一条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