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区域】 【返回全国】 【区域站长】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  华夏网 >   财经公益 > 财经要闻 >任正非最新采访:特朗普激活了华为的组织

任正非最新采访:特朗普激活了华为的组织

发布时间: 2019-8-21 17:53    查看:1875

【任正非最新采访:特朗普激活了华为的组织】8月20日,华为心声社区发布任正非最新接受媒体采访的纪要显示,8月15日,华为创始人兼ceo任正非接受了英国天空电视台的采访。任正非在采访中表示:在特朗普打击华为之前,华为应该是一盘散沙,因为很多员工很有钱,不想离开岗位,不想去艰苦地区工作,规模也很大,已经快治理不过来了,公司摇摇欲坠。美国一打击我们,就激活了,好好干的就上来,不好好干就走人,感谢特朗普激活了我们的组织。(中国基金报)


8月20日,华为心声社区发布任正非最新接受媒体采访的纪要显示,8月15日,华为创始人兼ceo任正非接受了英国天空电视台的采访。任正非在采访中表示:在特朗普打击华为之前,华为应该是一盘散沙,因为很多员工很有钱,不想离开岗位,不想去艰苦地区工作,规模也很大,已经快治理不过来了,公司摇摇欲坠。美国一打击我们,就激活了,好好干的就上来,不好好干就走人,感谢特朗普激活了我们的组织。以下是采访摘要:


华为任正非接受英国天空新闻电视台采访摘要


2019年8月15日


天空新闻电视台记者tom cheshire:非常感谢您今天花时间跟我们交流,现在华为可能是全世界最受争议的公司,您过去是否预料到今天的情形?


任正非:可能有预料,也可能没有预料,但这么强烈的程度是没有预料到的。我们认为,两支队伍爬山,总会在山顶相遇,相遇会有矛盾,但是没想到矛盾会激烈到一个国家的国家机器和一家公司之间产生冲突,这么大的强度没有预料到。所以,“烂飞机”的一些洞没有完全补好,华为公司修补完这些“洞”需要两、三年时间,重新恢复振兴需要三至五年,当然,在振兴过程中,还是逐步会有增长。


tom cheshire:我也曾经在其他地方读到过,大概十年前,您就已经为今天的情况进行准备,为什么那么早就针对华为可能碰到的问题做出了冲突局面的预期?


任正非:我们公司没有其他欲望,唯有一个欲望就是想把产品做好,把该做的事做好。我们奋斗的目标是单一的,力量是聚焦的,这种压强原则,持续数十年总会领先的,所以几百人的时候对准一个“城墙口”冲锋,几千人仍然对准同一个“城墙口”冲锋,现在几万人、十几万人还是对准同一个“城墙口”冲锋,而且冲锋的研发经费“炮击量”,已经达到每年150-200亿美元的强度。我们认为在这个“小缺口”上有可能世界领先,与世界领先公司和国家会产生矛盾,为了这一点点事情,我们要做好准备,因为迟早会冲突。


我的性格是善于妥协、善于投降,不是善于斗争的人。我们在十几年前就准备把公司用一百亿美元卖给摩托罗拉,所有合同都签完了,但是摩托罗拉董事会最后没有批准。当时我们就讨论,继续干还是继续卖?少壮派他们是学电子的,想继续干。我说,卖了做点别的也可以。但是少壮派一直坚持要在电子领域做下去,达成一致意见投票通过,通过时我就告诉他们,十年后我们可能会遭遇和美国比赛谁做得更好,要做好准备。就是这样一个过程。因此,今天碰到这么大的困难,我们没有分裂,内部高度统一。


tom cheshire:您刚才提到了美国针对华为的打击力度,这方面最有代表性的体现可能就是把华为纳入到美国的实体清单。关于实体清单这件事,对华为业务的影响是什么?


任正非:首先,实体清单是个不太公平的决定,因为华为公司没有在世界上做什么错事,美国就把我们纳入了实体清单。当然,纳入实体清单对我们没有什么大的影响,昨天你在展厅也看到,我们大多数最先进的设备没有美国零部件,以前这些设备是有美国零部件的,但是换成我们的零部件以后,设备效率比原来用美国零部件时还提升了30%。8、9月份是批量生产的磨合期,大概每月生产5000个基站,完成这个磨合期以后,今年可以提升到60万个左右,明年至少可以生产150万个5g基站。在这个领域,其实我们已经基本上不靠美国供应商能够活下来。


但是,我们公司永远对美国供应商敞开怀抱,只要美国供应商继续卖给我们,我们还是要大量买他们的零部件。现在有些美国公司在法律允许的范围内已经开放卖给我们,我们还是保持原来订单大小给美国公司。我们认为,全球化对世界是有利的,我们公司尽管能做到一些部件,也不能走封闭的道路。


tom cheshire:关于华为消费者业务,假设在英国贝辛斯托克的一个小镇上有个消费者用了华为手机,他可能会担心如果未来得不到安卓软件的持续升级,就得不到更好的体验。如果没有了安卓软件,他们使用华为手机的体验是否会受到影响?


任正非:google公司是一个非常好的公司,我们和google之间有良好的合作,双方也有很多协议。我们还是希望在终端里面使用google的系统和生态继续发展,希望美国政府能批准我们使用安卓系统。google的安卓系统在全世界有数十亿件,windows在全世界也有数十亿件,卡上一、两件不会为美国带来安全影响,应该开放。如果美国不能开放安卓系统,我们只能自己承担生态的建设,生态建设不是短时间可以完成的,估计要两、三年时间才能完成。所以,终端想当世界第一的目标短时间内可能不能实现。


tom cheshire:您的意思是不是说,华为刚刚推出的鸿蒙操作系统,现在还没有做好与安卓及windows进行竞争的准备?


任正非:鸿蒙系统从七年前开发设计,是为了解决物联网的问题、解决将来人工智能对社会的贡献问题而设计的,最大特点是低时延。世界有非常多的边缘计算,对电力技术、汽车系统的计算以及对农业、拖拉机等各个产业的计算是不一样的,不一样的计算方法就应该有不一样的操作系统。


如果转移到手机上使用,还需要一个过程。我们还是等待看美国政府是不是给google支持,让google更多为人类服务。我们不希望世界出现第三种平台,因为本来软件系统是由苹果和google瓜分全世界,如果美国封锁不让google提供安卓系统,世界会出现第三种系统,增加了一个小兄弟,对美国称霸世界是不利的。这个小兄弟说不定要比老大哥干劲大,如果小兄弟跑到老大哥前面去,美国是有一定风险的。


tom cheshire:这是不是华为把鸿蒙操作系统开源的原因,这样鸿蒙就能超越其他操作系统,全世界就可以使用鸿蒙?


任正非:是的。我们为什么要开源?全世界都有很多小公司,特别是欧洲有非常多。工业革命以来,英国和欧洲有非常多的优秀人才基因,像一颗颗珍珠一样闪亮,如果没有一根线把珍珠串起来做项链,就没法增值。如果我们实施开源,允许珍珠在开源体系中连接起来,就可以把英国珍珠的科学价值分享给全世界人民,放大了商业效果,对英国、欧洲振兴有好处,对全世界振兴都有好处。


中国和英国、欧洲存在的问题是自己没有平台,在创新上都是单个的。如果鸿蒙开源,是对英国、欧洲创新的支持,对中国创新的支持,对全世界小公司创新的支持。而且鸿蒙有低时延的特征,有可能让人们获得更好的体验。


tom cheshire:现在英国的新首相鲍里斯·约翰逊已上台,您对新任首相有什么看法?


任正非:新任首相很能干,他很有决断能力。


tom cheshire:英国即将做出决策,决定是否让华为参与英国的关键基础设施建设。在这方面,您跟鲍里斯首相有没有进行过对话?


任正非:估计他还没有时间,如果他有时间邀请我,我还是愿意去的。


tom cheshire:英国即将做出的决策对华为公司有多重要?


任正非:挺重要的。我注意到,约翰逊首相上任第三天说“英国要尽快全国5g化”,我认为,这个决策是非常正确的,因为速度决定了一个国家的经济发展。当然5g化不一定全是华为的设备,别人的5g设备也不错,只是华为更好一些。


我给你讲一个故事。中国过去是农业国家,农业国家的军队是步兵,两条腿走路,就打不赢少数民族的骑兵。2000多年来,从汉武大帝西征开始,就是想搞到汗血宝马来武装军队骑兵,因为骑兵有优势。十八世纪英国爆发了工业革命,发明了火车、轮船,大大地促进了工业文明,而中国那时是以马车为主要工具的,停留在农业文明。所以,速度决定了一个国家的实力和经济发展速度。因此英国通过5g提高信息速度,就是要抢占人工智能的制高点。


英国一定要把5g作为一个最主要的发展。我看到首相还说“要加强光纤化的建设”,大城市一定要大规模建设光纤化,但是在英国中小城市应该不需要,5g就可以代替光纤传送。


tom cheshire:所以说5g是个好东西,回到刚才有关英国是否允许华为参与其关键基础设施建设的问题上。您是不是认为在这位新首相的领导下,英国政府有望允许华为参与本国的关键基础设施建设?


任正非:我现在讲的,并不代表华为。因为我认为,英国选择谁的5g都不是大问题,英国首相提出来要加强光纤网建设、加强5g网建设,是英国在这次信息革命中争夺制高点的一个重要决策。英国在大城市中一定要加强光纤化,因为大城市的无线频率不够用,但是中小城市、乡镇不建设也没有关系,5g可以代替光纤,也可以同时用作移动通信的无线设备。我们是如此,别人也是如此,别人的设备也是很好的。英国政府和英国的运营商去比较,哪个好就应该选哪个,愿意选哪个就选哪个,我只是站在客观立场讲这点对英国很重要。


现在世界上5g建得比较好的是韩国,韩国运营商四个月就发展了两百多万用户。


tom cheshire:您是否认为华为应该被允许参与各部分网络的建设?


任正非:当然。因为英国对华为已经做了最严苛的审查,华为的产品被世界上很多运营商“解剖”了,英国“解剖”得最彻底,对华为应该是有信心的。但是我认为,英国还是可以比较不同厂家的设备,有比较就有鉴别。


tom cheshire:您刚才提到英国针对华为有严格的测试,有实验室出了各种报告,但是里面提到华为存在各种各样的问题,包括应该做的决策但没有及时做决策,是不是会影响到英国政府利益相关人对华为的信心?


任正非:任何一件事情都不可能非常完美、没有一点缺陷。越是创新,越有缺点,我们只要遵循英国的需求,不断改进存在的问题和缺点,就能成为优质供应商。为此,我们会付出努力、加大投入来做好。


英国是最早进行工业革命的国家,工业革命具有强大的基因。未来人工智能非常需要5g网来承载,人工智能实现后,不需要很多人就可以生产大量优质产品,英国虽然人口少,还是会重新大放光彩,因为税率也低了。英国在信息化上要撇清意识形态和政治歧见,加快信息化建设,对于不太信任的地方加强监管就行了,这样才能促进英国的经济高速发展。


tom cheshire:如果所有测试结束之后,英国在具体决策上还是对华为说 “不”,对华为来说是一个非常难以接受的结果?


任正非:我认为,只要认真测试,英国应该不会说“不”,我们有信心。可能说“不”不是针对我们。


tom cheshire:您刚才提的是严格测试,我们看一下政治压力。我们知道,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在华盛顿会见了英国新任外长,美国国家安全顾问博尔顿也在近期到访英国跟新任首相鲍里斯见面,应该是英国新任首相上台之后美国到访英国的最资深官员。在这次拜访之后,英国政府表态说对华为这件事要重新审视,您觉得这是美国在给英国施压,是美国正在介入英国的事务吗?


任正非:其实美国在全世界都在施压,但是成功的有几个呢?我们不在乎哪个国家买我们的产品,现在的问题是我们供应不过来。所以,我们对中国运营商表示,希望他们在关键时刻忍一忍,我们先把货发给海外客户。因为一个新产品投产以后,量产需要一个过程,一时生产不出来这么多,明年可以补给他们多一点。我们现在是卖不过来,不是没人买我们的,在这样的情况下,不怕大人物在全世界给我们做广告。


tom cheshire:英国新任首相很明显的政治主张“无协议脱欧”,您觉得脱欧是一个好主意吗?或者进一步说,您觉得无协议脱欧是一个好主意吗?


任正非:我不是政治家,对脱不脱欧说不清楚。


tom cheshire:您五月份接受中国媒体采访时提到,您在董事会有否决权,也提到了华为内部的民主。您当时还提到,如果像脱欧那样民主投票,可能就让一个的企业的命运葬送了。所以您对英国的事情还是有自己的看法的?


任正非:是的。本来我的否决权到2018年就终止了,让新领导人完成过渡就结束了,我不再行使否决权。但是到2018年发现,英国公决脱欧,一投票就脱了,这么简单。因为公司整个治理层(持股员工代表会、董事会、监事会等)是通过持股员工民主选举一层层选上来的,我们也害怕员工将来草率投票形成公司命运大波折,就保留了我的否决权,而且这个否决权将来可以被继承,不是由我的亲属继承,而是将来从公司最高层中选出七个精英,集体继承。这时他们已处在离职状态了,半退休状态,会比较公平。他们有任期制,可能有些人任四年,有些任八年,有一个迭代的任期。他们集体继承我对重大事项的否决权,这些人都是从董事会、监事会退出的最高层领导,作为大股东代表行使否决权,防止公司在重大决策中完全被民意裹挟而做错事。我们不能让员工一哄而上就把公司改变了。


tom cheshire:在做这个决策前,你们看到英国进行脱欧公投,所以华为决策不能实现全面民主,以避免在重大事项上犯大错误。您是不是认为英国脱欧这件事情是在重大事情上犯的错误?


任正非:没有。我只是说,在制度建设中要吸取决策程序的教训,并没有对英国脱欧与不脱欧这个问题表达看法。


tom cheshire:在英国之外,除了中国和华为的关系,大家关注的还有其他问题,例如知识产权窃取的问题。华为到底有没有窃取过别人的知识产权?


任正非:没有。公司有严格规定,我们从来没有窃取过任何人的知识产权;而且我们有大量的知识产权,这些知识产权都很尖端,领先世界。从华为公司创立开始,我们就很尊重别人知识产权。比如,稍后采访完了,将来你们在英国发布了视频,我们要向你购买版权才能转播,我们没有购买也不能随便转播你的视频。因此,我们不仅在技术知识产权上,在宣传等各方面上都非常注意这个问题,自觉遵守。


tom cheshire:欢迎您使用我们的视频。在知识产权方面,2007年有华为摩托罗拉的案子,2003年有和思科的案子,近期有t-mobile关于机器人手臂的案子。思科的案子最终是庭外和解,但是华为也承认路由器中的一部分代码用了思科的代码。这些事情不断出现,但华为似乎不太重视?


任正非:首先,我们要相信法庭判决。思科最近也在用我们的代码,代码有很多已经是公开的代码,公开的代码本身在网上就有很多,可能编程的人下载了一部分,并不表示有什么问题。


tom cheshire:我感觉可以用一个词、一个名词,来形容华为,那就是“坚强”。您谈到冲突时,用了飞机的比喻、爬到山顶的比喻,坚强似乎是华为最值得称赞的特质。


任正非:应该是的。在特朗普打击我们之前,华为应该是一盘散沙,因为很多员工很有钱,不想离开岗位,不想去艰苦地区工作,规模也很大,我们已经快治理不过来了,公司摇摇欲坠。美国一打击我们,就激活了,好好干的就上来,不好好干就走人,感谢特朗普激活了我们的组织。(来源:华为心声社区)

(文章来源:中国基金报)


高兴

感人

无聊

搞笑

震惊

愤怒

无奈

害怕

    评论声明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关闭

站长推荐 上一条 /1 下一条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