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区域】 【返回全国】 【区域站长】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  华夏网 >   华夏历史 > 史海揭秘 >解密让毛泽东无比愤怒的“太河惨案”始末

解密让毛泽东无比愤怒的“太河惨案”始末

发布时间: 2019-11-15 18:05    查看:2195

正当国共两党已形成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合力抵抗外辱之时,1939年3月30日,国民党顽固派却在山东省博山县太河村制造了一起震惊全国的反共事件,无辜杀害和抓捕八路军指战员200余人,鲍辉等多名八路军山东纵队高级干部遇难。惨案引起毛泽东的无比愤怒,他在1939年9月16日和中央社、《扫荡报》、《新民报》三报记者的谈话中,痛斥惨案制造者。



惨案引起毛泽东的极大愤慨


太河惨案的制造者逆历史潮流而动,激起抗日军民的群起声讨。山东省淄川、益都等地爱国人士72人联名致电国民党山东省政府,要求查明真相,严肃处理;博山县推举王寿卿、李东鲁等7名代表,前往省政府请愿;蒙阴、沂水等县的许多工、农、青、妇抗日组织以及各界爱国人士,发动召开太河惨案遇难烈士追悼会;八路军山东纵队指挥部指挥张经武、政委黎玉通电全国各政党、团体和同胞,公布惨案真相,并且致电国民党山东省政府和蒋介石,提出严正抗议,并提出三点要求:一、制裁秦、王,并保证今后不再发生类似事件;二、抚恤死难烈士家属;三、坚持团结抗战,反对分裂倒退。中共山东分局机关报《大众日报》也刊发太河惨案专版,强烈谴责国民党顽固派反共反人民的罪行。


然而,国民党方面却对强烈的社会反响置之不理。国民党山东省政府不仅对制造惨案的凶手不予追查,而且还张贴标语庆祝所谓“太河战斗大捷”。沈鸿烈还假惺惺地对请愿群众说:“沈某一向主张团结抗日,团结是生路,分裂是死路。”并佯装派员调查。但请愿群众刚走,沈却对其属下讲:“中国的问题不在于日寇侵略,而在于共产党。日寇是癣疥小疾,共产党才是心腹大患!”他充分暴露了国民党顽固派“假抗日、真反共”的嘴脸。


1939年4月上旬,忍无可忍的八路军遵照中共中央“对一切顽固分子的无理进攻,必须以严重态度对待,坚决进行反击,坚决消灭之”的指示精神,组织兵力对王尚志部进行反击。4月4日,八路军冯毅之部首先在马鹿一带与王尚志部交火。而后,八路军山东纵队第1、3、4支队分别自南、北、东三面发起攻击,激战一周,歼王尚志一部。王率其残部南逃,到临朐鹿皋一带躲藏。八路军随后收复了太河、峨庄、下册一带。


张经武、王建安等山东纵队首长和杨国夫、廖容标等所率部队在太河村胜利会师后,全体指战员和当地群众在淄河滩上召开了隆重的追悼大会,愤怒声讨秦启荣、王尚志有预谋、有计划地伏击我受训干部和护送部队的滔天罪行,沉痛悼念捐躯烈士,誓为他们报仇雪耻。


秦启荣等国民党顽固派的倒行逆施,引起中共中央和毛泽东主席的极大愤慨。1939年9月16日,毛泽东痛斥国民党反共顽固派分子秦启荣是“摩擦专家”,“无法无天,和汉奸的行为很少区别。他们打敌人的时候少,打八路军的时候多”,并提出我军对反共顽固派的原则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1940年2月1日,毛泽东在延安发表的《团结一切抗日力量,反对反共顽固派》的演讲中,再次以山东秦启荣制造太河惨案等事例,号召声讨卖国贼汪精卫,团结一切抗战力量,反对反共顽固派。


太河惨案的罪魁祸首最后都没有好下场。沈鸿烈积极反共的结果是在山东的日子越来越不好过,蒋介石见他在山东实在难以支撑下去了,于1941年秋调任其为农业部长,沈鸿烈灰溜溜地结束了主鲁生涯;1943年秋天,八路军攻打安丘县敌据点,恶贯满盈的秦启荣被八路军复仇的子弹当场击毙;双手沾满八路军指战员鲜血的刽子手王尚志,为逃避八路军的打击投降了日寇,成了彻头彻尾的汉奸,1947年病死,结束了罪恶的一生。



烈士们的铮铮铁骨受到后人敬仰


新中国成立后,金鸡山水库开始在太河惨案发生地修建,太河村正处于水库区内,居民全部迁走,历史上的太河村已经不复存在。只有连绵的群山和水库中化作一座小岛的高地,屹立于烟波浩淼的水面之上,见证着那一段悲壮的历史。


党和人民没有忘记为国捐躯的革命先烈。1960年初,为纪念太河惨案烈士,开工不久的金鸡山水库更名为太河水库;1984年6月28日,山东省淄博市人民政府公布太河惨案纪念地为市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淄博市淄川区人民政府设立石质标记;1985年8月,淄博市人民政府在太河水库附近建起一座“太河惨案死难烈士纪念碑”,碑高13.58米,通体用白色花岗岩砌成,碑座四面各有一幅浮雕。


在太河惨案中牺牲的八路军山东纵队第3支队政治部主任鲍辉,是湖北省麻城县鲍家湾人。1927年11月参加黄麻起义,1929年加入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1931年参加红四方面军。1932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在红四方面军历任排长、指导员、教导员、特派员、师医院政委、独立团政委等职,参加了长征。1937年进中国人民抗日军政大学学习,1938年4月毕业后由延安来到八路军山东纵队,同杨国夫筹建第4支队教导队,任政治协理员。1938年7月任八路军山东纵队第3支队政治部主任。


在太河惨案中牺牲的八路军山东纵队另一位高级指挥员潘建军,1904年生,山东省长山县三区和家庄人。15岁到冯玉祥部警卫团当兵,任少校团副。后因冯被蒋排挤,他也解甲归田。九一八事变后,曾赴天津,投吉鸿昌,因吉被害,只好再次重返故里。1932年冬,被聘为长山县民训团教练,一年后回家。1937年12月,日军侵占长山、周村后,地方士绅以维持地方秩序为名,组织百余人的维持会武装,聘他为中队长。1938年2月,他带领部队参加了抗日队伍,被编入山东人民救国军第5军第1支队第29中队,任中队长,后任八路军山东纵队第3支队特务团副团长、团长,并加入中国共产党。1939年3月,党组织决定送他到延安抗大学习深造,不幸途中遇难。


前事不忘,后事之师。太河惨案中那些牺牲的烈士们和他们不屈不挠的铮铮铁骨,永远值得后人敬仰和祭奠。 中华文史


高兴

感人

无聊

搞笑

震惊

愤怒

无奈

害怕

    评论声明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关闭

站长推荐 上一条 /1 下一条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