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区域】 【返回全国】 【区域站长】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  华夏网 >   华夏历史 > 史海揭秘 >服务员被江青骂哭,毛泽东亲自安慰“江青有病,别计较”

服务员被江青骂哭,毛泽东亲自安慰“江青有病,别计较”

发布时间: 2019-11-20 18:48    查看:1822


江青和毛泽东的合影(资料图)



在“文革”期间,江青主要住在钓鱼台,有时也回到中南海丰泽园住几天。在丰泽园住的时候,有位名叫赵鸿安的服务人员(管理毛泽东衣服什么的),他是山东人,我们是老乡,年龄跟我差不多,待人很热情。有一次我们在一起聊天,他告诉我,毛主席跟在江青身边工作的人员讲:“为江青服务,就是为我服务!”我听了这话,心里热乎乎的,心想:在数亿人口中,有几人能直接为毛泽东服务?“为江青服务,就是为我服务”,毛泽东这热情亲切的话语,对在江青身边工作的人员该是多么大的鼓舞!


我听到赵鸿安这样说,心里很高兴、很感动。但我当时并没有问他,这话是毛泽东在什么时候、什么情况下讲的,跟谁讲的。后来,经过进一步了解才搞清楚。事情是这样的:20世纪60年代,有一次江青去杭州,毛主席也在那里,江青恶狠狠地对服务员张素兰说:“组织派你来给我服务,你惹我生气,你给我滚!”张素兰心里很委屈、很难过,气得跑到西湖边上直哭,周围同志怕她一时想不开,会有个三长两短,便把她找回来劝她,安慰她。毛泽东的女儿李敏对这种情况也看不下去,她很同情张素兰,便把这事报告了毛泽东。说实在话,也只有毛泽东的亲人才敢这样做,其他工作人员是不敢这样做的。


毛泽东知道这个情况后,便带着一个警卫员到值班室来了,很亲切、很和蔼地跟张素兰说:“小张啊,江青有病,脾气不好,看在我的面上,不要跟她计较,我给你道歉。服务有直接的,有间接的;你们给她服务,就是为我服务。”看到毛泽东来了,并说了这样客气的话,这是小张以及在场的护士许春华谁也没想到的,真是又感动,又不安:毛主席处理党和国家大事,日理万机,还要为我们的事情分心。她们都是20岁左右的女孩子,激动得眼泪夺眶而出,手足无措,也不知道说什么好,只是向毛泽东表示:我们一定听主席的话,好好为江青同志服务。毛泽东说:“谢谢你们了!”并一一与她们握手,微笑着离开了值班室。从此,毛泽东“为江青服务,就是为我服务”这句话,不仅成为江青身边工作人员的强大工作动力,而且也成了化解为江青服务过程中产生的各种郁闷和不快的宽心丸。



江青身边的工作人员都是穷苦人出身,不是农村贫下中农,就是城市贫民或者工人,比如她的护士许春华还是一个孤儿,对党、对毛泽东都有深厚感情,都懂得没有党和毛泽东就没有自己的翻身解放。事实上,按照当时的阶级路线和阶级政策,没有这个条件,也不可能被选到毛泽东家里工作。人人都为有这样的机会而高兴、自豪。就工作讲,人人都是尽职尽责,全心全意,不能也不会有一丝一毫的懈怠。江青如果说谁不给她好好服务,那完全是昧着良心瞎说。我们工作人员之间,也互相关心和爱护,大家一起齐心协力地做好江青的服务工作。一个人受到江青的批评、斥责,大家心里都不好受。我们工作人员之间相处得很和谐,有说有笑。给毛泽东做过13年卫士的李家骥说,“我们工作人员之间真是‘互相帮助’”,“有如兄弟姐妹一样的感情”。此言非虚。在江青身边工作人员之间也是如此,我们也都有这样的感觉。


林青山在《江青和她的机要秘书》一书中说:“这儿的气氛和外面机关也完全不同,非常严肃、紧张、神秘。上下班,每天看到的,都是那么几张脸。可大家互相见面时,又都是彬彬有礼、微微地点点头,既没有时间交谈,也不敢交谈。因为这里有个规矩,谁也不许打听别人的事。更不允许在一起说说笑笑,打打闹闹。几乎都是把嘴封得严严实实的,个人都是默默地做着自己分内的工作。就像按照严格的操典,连脸上的表情,也有一定的样板。”这并不是事实。说这里“严肃、紧张、神秘”,以及各自“都是默默地做着自己分内的工作”,这是事实;说工作人员之间不能交往和交谈,并不是这样。林青山在书中还说,江青嘱咐我:“有件事,你要注意一下,凡是听到你周围的人,有谁议论我什么,你都要立刻向我汇报。这也是你的一项‘重要任务’。”这是林青山瞎编的,江青从来没跟我说过这样的话,布置过这样的任务。据说,后来有极个别工作人员好向江青打小报告,其他工作人员对他很反感,直到今天谈起他,大家还深恶痛绝。这是同志之间相处很值得注意的一条经验教训。


我谈几件反映我们工作人员之间友好关系的事情。


江青的厨师程汝明师傅,是工作人员中年龄最大的。山东莱州人,1926年生,中等身材,国字形面庞。年轻时起开始学习烹调,后在铁道部专列上任厨师,技艺精湛,毛泽东乘专列外出时,给毛泽东做过饭。1956年,毛泽东在《水调歌头·游泳》一词中说:“才饮长沙水,又食武昌鱼。”这“武昌鱼”就是程师傅做的。程师傅是1961年借调到毛泽东身边工作的。他做的饭,江青很爱吃,很合江青口味。从1961年起,专任江青厨师,一直到1976年10月6日江青被抓,共16年。程师傅除了兢兢业业给江青做饭外,对我们工作人员也很关心、很爱护,大家也都对他很尊敬。江青爱吃鸡,但吃法和别人不同,一斤左右的雏鸡肉她吃,并很爱吃;老母鸡她只喝煮的汤,鸡肉不吃。程师傅就把鸡肉放点盐和佐料,让工作人员吃。我多次吃过这种肉,这在生活水平不高的六七十年代是很不错的享受。


程师傅作为老大哥,我们心里有什么话也愿意和他说。有一次江青正在准备午睡的时候,我收到一份急件(内容记不起了),就马上送给她看,希望她能在午睡前看一下,以便急速下传。当我走进她卧室,看到护士正帮她脱衣准备睡觉,我说:“江青同志,有份急件请您看看。”她不接文件,却说:“我正要睡觉,你进来干什么?”我不敢辩解,也不敢立即退出来,过了一会儿,她又恶狠狠地说:“你放下吧!”我放下文件马上走开,心里觉得很委屈。后来,我把这件事告诉了程师傅,程师傅觉得好笑。他跟我说:“老太婆了,别管她!”1967年,江青52岁,比我生母的年龄还大。所以,程师傅听我讲这件事,他觉得江青的说法和做法有些好笑。读者可以看到,像这样的心里话,我们都能互相倾诉,这表明我们互相是很信任的。如果不是这样,不论他还是我,把这件事反映到江青那里,那就会“吃不了兜着走”。事实上,我们谁都不会去这样做。顺便说一下,程师傅在江青身边的工作人员中是唯一善始善终的一个,从总体上说,江青没找过他的茬,也没欺侮过他。我看,这也反映了江青的实用主义,大概她觉得,不论秘书、护士,都可以换,唯独做饭适合她口味的厨师,不好找到合适的人替换。


1967年夏天,我爱人因身体不好,来北京看病,住在钓鱼台北门外警卫连的家属宿舍。我们一起工作的同志,都很关心她,结伴去看她。三位警卫战士刘真、王振荣、李仁庆,除了替我陪她到医院看病,还不断地给她送些蔬菜,什么豆角啦、西红柿啦等,这些菜都是他们几位在江青所住的十一号楼门前的一小块地方种的。就是因为这样,我爱人1967年来北京看病时,从几位十分友好、十分可爱的警卫战士那里,得到不少益处。现在他们虽然都还在岗位上,但也都是60多岁的人了。特别可贵的是,现在我们之间仍然保持着深厚的友谊。



特别值得提出和感谢的是江青的护士许春华,她给了我很大的帮助。许春华是一个孤儿,卫生学校毕业。人既长得漂亮,又精明,也很得江青喜欢。因为她随侍在江青身边,和江青接触时间最多,因而对江青的脾气和性格了解得也比较透。她不止一次地悄悄跟我说:“你注意点,江青疑心很大!”这是何等可贵的提醒啊!虽然她讲得并不很具体,但也足足够我用的了。我后来之所以被江青诬陷、关押,其重要原因之一,恐怕就和对她的“提醒”体会不深,注意不够有关。后来,许春华还跟我说了江青对我的看法。她说:“江青说你是书呆子,有时呆得好笑,有时呆得可爱。”江青具体指什么,她没说,我也不好问。说实在话,当时我对江青是很敬重的,对她没有丝毫的“设防”。就是许春华提醒我“江青疑心很大”,实际上也没有引起我多大的注意。


对江青的历史,开始我一点也不了解,受陈伯达、戚本禹等人吹捧江青的影响,以及江青本人也跟我谈过她做地下工作的情况,当时我把江青也是看作革命前辈的。为了更好地为江青服务,我努力了解她的历史,我从图书馆借来了《中国电影发展史》,看了她在20世纪30年代演电影的情况,看到她饰演《王老五》中女主人公的剧照,我还推荐其他同志看——不知道这是否犯忌。我曾向江青建议不要称她为“旗手”,她也欣然同意。而在江青看来,这是否属于“书呆子”之见?我承认我自己是“书呆子”,但江青所指是什么,并说“有时呆得可笑,有时呆得可爱”,我始终未能理解。现在,我问许春华,她说:说你是“书呆子”有印象,但具体指什么也说不清楚了。


许春华为江青服务六七年,我被隔离、关押后,她受我牵连,也被江青赶出来了。好在得到汪东兴和毛泽东的保护,她未被关押,而被安排去支左。后来,她又上大学读书去了。现在我们都是六七十岁的老人了,还经常在一起聚会。来源:人民网


高兴

感人

无聊

搞笑

震惊

愤怒

无奈

害怕

    评论声明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关闭

站长推荐 上一条 /1 下一条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