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区域】 【返回全国】 【区域站长】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  华夏网 >   华夏城镇 > 城市发展 >京津冀十年人口增长1300多万:但老龄化严重

京津冀十年人口增长1300多万:但老龄化严重

发布时间: 2019-12-26 18:34    查看:6672

第七次全国人口普查即将来临。


12月中旬,河北省人民政府发布《关于做好河北省第七次全国人口普查的通知》,提出将全面查清河北省人口数量、结构、分布、城乡住房等方面情况。


从2008年到2018年这十年来,河北常住人口持续增长,已经从2008年的6989万人上升到7556.3万人,上涨567.3万人。北京和天津十年来人口分别增长383.2万人和383.6万人,整个京津冀地区的人口增量达到1334.1万人。


值得注意的是,北京、天津和河北在三次产业就业人数、收入、受教育程度上都有较大差距。北京的人口整体素质极高,但是户籍人口的老龄化程度已经较高,天津也面临户籍人口老龄化的问题。


21世纪经济研究院研究员认为,为应对老龄化,北京和天津可以适当放开针对低端服务业人口的户籍限制,并在医疗、教育等方面提供支持,使当地老年人群可以获得更为方便与廉价的必需服务。


人口向京津聚集


十年来,北京、天津和河北总体保持常住人口增长的势头,但三地的常住人口增幅不一,且近年北京出现了三连降现象。


从增长速度上看,天津排名第一位,常住人口从2008年的1176万人上升到2018年的1559.6万人,增幅达到31.2%。2009年11月,国务院正式批复滨海新区行政体制改革方案,同意撤销天津市塘沽区、汉沽区、大港区,设立天津市滨海新区,是重要的刺激人口增长的因素之一。从2009年到2013年,天津的每年常住人口增量都超过55万。


此外,天津的人才战略也颇有成效,据天津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局长杨光介绍,“海河英才”政策实施一年多来,天津市引进人才平均年龄32岁,本科以上学历超过75%,到2019年年底可累计引进“海河英才”24万人以上。


近十年来,北京由于实施人口控制,常住人口增速不如天津,2008年常住人口为1771万人,2018年常住人口为2154.2万人,增量383.2万人,增速20.6%。尤其是2016年以来,北京常住人口连续3年下降。不过,在并未进行人口控制之前的2009年和2010年,北京常住人口增量在百万左右,显示出首都的巨大吸引力。


和北京、天津相比,河北的人口增长速度平平,2008年到2018年的人口增速为8.1%。


在人口增速不同的背后,三地收入不一是关键因素。人口流动会呈现出从低收入地区,流动到高收入地区的态势。


根据各地公布的数据,2018年北京市城镇非私营单位就业人员年平均工资为145766元,比2017年增加14066元,增长10.7%。2018年天津城镇非私营单位从业人员年平均工资为100731元,比2017年增加6197元,同比增长6.6%。2018年河北省城镇非私营单位就业人员年平均工资为68717元,与2017年相比增加了5681元,增长9.0%。


更重要的是,北京有更多高收入行业。统计年鉴显示,北京城镇在岗职工制造业的平均年收入高达120552元,远远超出其他多个城市。此外,金融业平均年收入329709元,信息传输、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平均年收入207285元,卫生和社会工作平均年收入192354元,科学研究和技术服务业平均年收入174532元。


这又吸引了更多的高素质人才。统计年鉴数据显示,通过针对北京6岁以上的共402809人的抽查,北京常住人口中,拥有大学专科学历57269人,占比14.22%;大学本科学历78254人,占比19.43%;研究生学历21100人,占比5.24%。


换句话说,北京的大学本科及以上学历常住人口占比接近25%,这一数据不仅远远超过全国平均不足5%的水平,也远远超越上海等城市。


21世纪经济研究院研究员认为,高素质人才的聚集,是北京现代制造业和现代服务业发展的基础,同时反过来促进这些行业在北京的蓬勃发展。以现代服务业为例,金融、教育、文体等行业,均需要大量高素质人才聚集,而这些高素质人才在北京又可以获得足够的薪酬激励,这也是高素质人才持续向北京聚集重要的原因之一。


京津如何应对人口老龄化


但是,北京存在老龄化不断加深的问题。


2018年,北京市60岁及以上户籍老年人口增至349.1万人,占北京市户籍总人口的25.4%。这意味着,每四名北京市户籍人口中就有一名60岁及以上老年人。


和北京类似的还有天津。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底,天津市60岁以上户籍人口已达到259.08万人,占全市户籍人口的23.97%。


同时,北京和天津的人口自然增长率也在全国各省区市中排名倒数后几位。2018年,北京常住人口出生率8.24‰,死亡率5.58‰,自然增长率2.66‰。天津的常住人口出生率6.67‰,死亡率5.42‰,自然增长率1.25‰。


在这背后,超过35岁以上、非生育高峰期人口占比高企,是重要的原因之一。以北京为例,2018年,北京35岁以上户籍人口占总户籍人口的比重达到了64.4%,常住人口中35岁以上的人口占总常住人口的比重也达到了58.2%。


同时,统计年鉴的数据显示,在北京的户籍人口结构中,30-34岁,35-39岁,45-49岁、50-54岁、55-59岁五个年龄段,户籍人口数量均超过100万人。也就是说,一个连续退休大潮近在眼前。


数据显示,北京的养老服务价格也较高。民政部社会福利中心开发的“养老通”小程序上的数据显示,北京大批养老院每月的最高收费都超过1.5万元,很多最低收费也超过5000元。换句话说,即使是一位健康的老人,在北京想入住条件相对较好的养老院,一年也需要6万元。


那么,北京和天津要如何应对人口老龄化的问题?


21世纪经济研究院研究员认为,北京和天津的户籍人口老龄化严重,且未来老年人群总量将持续上升,老年人群病痛偏多,需要更多照料,单靠目前当地现有年轻人口应对乏力。应针对养老行业的一些专业人员,比如康复、护理、营养、心理等方面专门人才,在多方面进行政策倾斜,包括户籍、用工扶持等等,吸引本地及外地更多人才流入养老行业。


北京和天津从哪里吸引更多相关人口流入?2017年数据显示,北京与天津都已经是服务业人口占主导的城市,其中北京的三次产业就业人口占总就业人口比为80.6%,天津的三次产业就业人口占总就业人口比为60.5%。


在这样的情况下,仅仅从当地“挖掘”足够的从事养老行业人口,并不容易。不过,2017年,河北的三次产业就业人口比例为32.5:33.2:34.3,仍然有大量农业人口。如果京津两地能够提供一定的政策倾斜,将有望吸引更多的河北人口转移。


12月21日,天津印发《关于加快养老服务发展的实施意见》,提出完善养老服务教育体系和人才培养、就业政策。在民政部门备案的养老服务机构工作的养老护理员,经民政部门职业技能等级认定,可参照“海河英才”行动计划技能型人才引进条件办理落户。


在养老服务之外,另一个需要注意的问题是,老年人群整体收入较工作时一般有所下降,获得其他服务也不能过于昂贵。


统计年鉴数据显示,北京整体服务行业的平均工资偏高。其中,2018年北京住宿业、餐饮业、批发和零售业的城镇在岗职工年平均工资为75755元、61630元、126147,这些行业的平均工资分别比广州高出19.50%、20.00%和18.86%。


这意味着,不仅仅针对老年人群,普通的白领阶层等也需要为服务行业付出更高的代价。


21世纪经济研究院研究员认为,目前北京和天津两地的户籍政策,整体倾向于有高学历人群,但是仅仅是高学历人群,无法支撑一个城市健康的发展。1位高收入人员,需要包括医生、律师、家政、餐饮、房地产、计程车司机等多位人员为其服务。


而家政、餐饮、计程车司机等一般都不是高收入、高学历群体。他们如果无法在城市落户,就无法享受户籍人员一般的教育、医疗等公共服务,因此需要更多的收入才能在城市立足,这必然提高了城市相关服务的价格。


因此,相关户籍等政策并不能仅仅针对高学历人员进行倾斜,也需要针对城市急需的相对低端服务行业人员有所侧重。


(文章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高兴

感人

无聊

搞笑

震惊

愤怒

无奈

害怕

    评论声明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关闭

站长推荐 上一条 /1 下一条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