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区域】 【返回全国】 【区域站长】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  华夏网 >   华夏军事 > 军事评论 >雁默:美国有胆通过"台北法案",有胆解开枪套吗?

雁默:美国有胆通过"台北法案",有胆解开枪套吗?

发布时间: 2020-3-10 13:45    查看:2496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雁默】


说实话,在笔者看来,“台北法案”是一个挺无聊的话题,不过是美国诸多无聊行为再添一笔而已,倘若特朗普拒绝签署此法案,或中国大陆予以具体的反制措施,那才算条有份量的时事。415名众议员,知道台北在地球上正确位置的,恐怕居于少数。此法案徒具象征意义,作用只有恶心中国,而且与“台北”也没啥关系。


在外交层面,会与中国建交的国家,终究会建交,不为“台北法案”所牵制。在经济层面,美台是否签署fta在法案中只有建议性质,特朗普会做没什么甜头的交易吗?不会。


美国务院在众议院通过法案后强调,“行政和国会为独立运作的部门,各自在美国的外交政策中扮演重要角色,但互相不能代表对方发言或控制彼此”。


也是,谁会承认狼狈为奸呢?


想象一个画面,美国牛仔握住腰际的手枪,拇指扣在板机上对着中国说:“我要打台湾牌啰!我要打台湾牌啰!”但枪套扣带始终是扣紧的。美国投来老调重弹的声明,中国只需处变不惊地回应即可。



就像许多狗吠型政治动作,“台北法案”值得关心的部分只有——然后呢?


此前提过,美国对外政策几个相关部门的重要性顺序,国会在最末端,因此美方在国会层面做足反中姿态,挑战中国核心议题,在战术上纯属挑衅,下士对上士,旨在挖坑让你跳。从去年香港事件的过程,已可看出端倪,中国避免“出兵镇压”跌入陷阱,美国最终也只能摸摸鼻子悻然松手。“还有台湾牌可玩,继续挖坑”,应该是这票外交利益团体的心声。


根据哈佛国际关系教授史蒂芬·沃尔特(stephen m.walt)的说法,他称之为“外交政策共同体”的牛仔小圈圈,基本上就是“社交动物”,特征为“从众”。在利益、意识形态与精英虚荣心的驱使下,几乎无可能有人胆敢提出紧缩的外交政策,只会让扩张型的自由主义霸权一路走到黑。(注1)


从这两年美国处理台湾问题的手段看来,这小圈圈对付中国的社交共识就是“手摸枪套,但不解开枪套扣”。


现在即便一般民众都看得出来,美国若不从外部设定假想敌,国内政治似乎就玩不太动,沃尔特提醒的则是,因美国而起的世界性混乱,攸关这小圈圈的就业,身份行情,与那份处于全球云端的虚荣感,价值优越感,外加权力兴奋感。从基督教世界以外的人看来,这是典型清教徒式的“粗暴善意”。而中国既然被锁定了,就得时时应对一波波扭曲的美式正义。


换言之,这类的挑衅会层出不穷,两岸人民都应视为新常态,淡然处之,别看到牛仔的手摸了枪套就大惊小怪,要盯着枪套扣。


然后,我们再来看“台北问题”。


“反中示范区”与思想战争


保持淡定,并不是说要在台湾问题上放松,相反地,大陆应认真考虑台湾问题,毕竟这是家门口的危机,牵涉到中日韩一盘棋以及陆港关系。


现下的台湾当局在两岸关系上运用的战术,用“简单粗暴”四个字形容足矣,逮到任何机会都必然操作“反中”,以及图谋在参与国际社会的轴线上,垫高“事实独立”的基础,因此在新冠疫情上企图发“国难财”,是当然之理。


然而,这次的“简单粗暴”与陈水扁时代是不同的。陈水扁的作为纯属莽行,而蔡英文发动的是思想战争,尽可能地将不赞成“台独”的那批台湾人民也思想武装,一并组成“爱国者飞弹”。


从蔡英文的角度思考,思想武装的好处是,所有唯物的,都得臣服唯心的,即便经济持续空洞化,在国际社会边缘化,空污加剧,电费倍增,脑袋“被武装”的人民能在一定程度上,免疫于物质条件上的日渐贫乏。


锁定了主要思想敌人后,民主价值的是非真假就不重要了,民主会被策略性重新锻造成实质反民主的思想武器,先是防卫性民主,然后就是侵略性民主,就像美国的价值输出模式。


大陆虽然不会受台湾价值输出的影响,但香港那批政治小学生会点头如捣蒜,反复“社区感染”。接下来四年,台湾就是将自己打造成“反中示范区”。对美国而言,东亚的“自由灯塔”成本极低,甚至还能提升军售获利,是一个让中国陷入泥淖的绝佳黑坑。


故而,当大陆强调两岸“物理”上的差距时,台湾在强调“非物理”上的差距,对抗已真实存在。


另外,这次疫情,也是日、韩当局的政治考卷。台湾火速隔绝大陆的做法,与日韩成了对比,也使日韩当局执政党遭到内部反中政治势力的围剿,这些势力手上晾着的正是“台湾反中有助防疫”的粗野逻辑。


换言之,台湾即便无力联合日韩内部的反中势力搞事,却也有激励的示范效果。因为他们吃定中国大陆在来自内外的严峻挑战下无暇他顾。好不容易,特朗普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将日韩推向中国,却因一场疫情致使台湾一时成为两国内部反华势力的“模范生”。


现在,即便你不在台湾,都能隐约听到岛内一片歌功颂德的喧哗,以及香港、日本、韩国部分网民对台湾不明就理的钦羡阿谀。


从这个角度再看“台北法案”,就会发现即便中美关系有所缓和,台湾问题也会愈来愈棘手。重点不在于那些台湾微型“邦交国”会不会断,而在于台湾会不会成为周边国家内部反中思想的模板。而美国,肯定乐观其成。


喊出“亲美反共”的国民党


本文写作当天,国民党主席补选,亲美派江启臣当选。就在选举前日,朱立伦公开呼吁国民党应走“亲美反共”路线。


国民党已是尾巴党,不绿不舒爽。所谓“反共不反中”是绿营的说法,朱立伦拿香跟拜再上层楼,连“不反中”都不愿提,索性加码主张“亲美反共”。朱一再否认自己是“美国网民”,但其言行完全贴合“美国网民”的特征。


吴敦义代表的本土派倒台,日后的国民党就是亲美派得势,必然将更勤快地去蹭美国外交政策共同体的社交小圈圈。此党目前状况就是“但求苟活”,韩国瑜亦然,目前实力虽尚不能完全忽略之,但一个月去关心此党一次,可能都属浪费时间。可以肯定的是,国民党舔美姿态不会比民进党好看,“美国pm2.5”将完全遮蔽台湾天空。


蔡英文先拜老蒋“反共”路线,国民党跟后头再拜,一拜再拜,大陆应知美台无论怎么政党轮替,结果都是大同小异,应研究一套全新的对策。


重要的不是“台北法案”,而是大陆的因应


我对大陆内部问题不会比一般大陆民众了解更多,没什么资格说台湾问题比内地其他问题更应受重视,只是,有一种主流说法不甚苟同——大陆应先解决更重大的内部问题,再解决台湾问题。


将视角拉开,有个简单的道理是:穷的时候,问题只有一个,就是没钱;富了以后,形形色的问题就接踵而至,小至个人,大至国家社会都一样。


关于解决问题,穷人的胆量比富人大,因为没多少东西可失去的,因此大可服膺简单粗暴的逻辑达到目的。相对地,富了以后,面对问题很自然就投鼠忌器,凡事顾忌。这大概是所有“反中”势力有恃无恐的主因——就赌中国不敢轻易出手。


可以说,富了以后,就失去了简单粗暴的胆识,而新问题却是层出不穷地出现,没有解决干净的一天。台湾问题再延宕下去,成本只会逐年升高,最后怎么处理都重伤自身。去年的香港事件,足堪引以为鉴。


台湾人民需要看到的是真相,大陆人民需要看到的是进展,只有真相能破解不实的思想武装,只有进展能有效疏导民怨。


总之,一些势力为了让美国社交“有事可做”,有特权可骄其妻妾,有故事可炫耀子孙,就使两岸人民同受其害,每念及此就挺不爽的。


注1: 参考“以善意铺成的地狱”(the hell of good intentions) —— 史蒂芬·沃尔特(stephen m.walt)来源:观察者网


高兴

感人

无聊

搞笑

震惊

愤怒

无奈

害怕

    评论声明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关闭

站长推荐 上一条 /1 下一条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