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受戒》的种种想法

2017-04-19   作者:   浏览次数:1474   返回列表

现当代那么多作家中,我独独最喜欢汪曾祺。汪老的文字质朴,贴近生活,更能打动人。汪老被誉为“抒情的人道主义者,中国最后一个纯粹的文人,中国最后一个士大夫”,然而这样的盛赞下并不是一个真实的汪曾祺!


在我看来,真正的汪曾祺应该是《自报家门》里,“家北门外东街的竺家巷,从家到学校走城外,沿着护城河上学,看柳树,看麦田,看河水。放学都要到学校附近的佛寺里逛一逛,看看哼哈二将、四大天王、释迦牟尼、迦叶阿难、十八罗汉、南海观音,这些佛象塑的生动成为我雕塑的艺术观。后从城里回家喜欢东看看西看看,看那些店铺、手工作坊、布店酱园、杂货店、爆仗店、烧饼店、卖石灰麻刀的铺子、染房……我到银匠店里看银匠在一个模子上錾出一个小罗汉,到竹器厂看师傅怎样把竹杆做成筢草的筢子,到车匠店看车匠用硬木车旋出各种形状的器物,看灯笼铺糊灯笼……百看不厌”所表现出来的,一个童心未泯的老头儿。


有了这样的认识,再回头看《受戒》,“穿过一个县城。县城真热闹:官盐店,税务局,肉铺里挂着成边的猪,一个驴子在磨芝麻,满街都是小磨香油的香味,布店,卖茉莉粉、梳头油的什么斋,卖绒花的,卖丝线的,打把式卖膏药的,吹糖人的,耍蛇的,……他什么都想看看。”小和尚明海仿若汪老童年的写照,文字里也满是汪氏风格,生活气息十足,对美食的描写也令人眼馋不已。


《受戒》的故事围绕着小和尚明海和小女孩英子两人展开,全文都洋溢着一种天真爽朗的氛围,尽是童趣,亦如汪老其人。看这篇小说,无疑是一种享受,它很美,淡淡的,朦胧之中表现了两个小孩子之间的青梅竹马,两小无猜的纯真爱情。文中有那么一段,“小英子忽然把桨放下,走到船尾,趴在明子的耳朵旁边,小声地说:‘我给你当老婆,你要不要?’明子眼睛鼓得大大的。‘你说话呀!’ 明子说:‘嗯。’ ‘什么叫‘嗯’呀!要不要,要不要?’ 明子大声地说:‘要!’ ‘你喊什么!’明子小小声说:‘要——!’”。这段写得最有趣,也是我印象最深刻的内容,我边微笑,边在脑海中勾勒出了它的画面,好想回到了童年时光。


人生最美好的时光,童年应是占了一大部分,那些无忧无虑,自由自在的日子随着时间逐渐埋在我们的记忆深处,而《受戒》却有一股奇特的魔力,让我们重新寻回那些遗失的宝藏,这也是我念念不忘《受戒》的原因。


分享:

  • 评论()
关于《受戒》的种种想法

扫一扫,用手机阅读

相关推荐

更多 +
辣椒 辣椒随笔

作者:

简介:

  • 此文章需要付费才可以阅读,
    以积分的形式购买!

    所需积分:0
  • 立即购买
  • 此章节需要付费才可以阅读,
    以积分的形式购买!

    所需积分:
  • 立即购买
关闭

站长推荐 上一条 /1 下一条

返回顶部